当前位置:主页 > 澳門海關 >

【时事点击】“高空挑战第一人”坠亡后,各直播平台重新审视极限运动直播

来源:澳门赌场网址 时间:2017-12-11

自称“国内高空挑战第一人”,全网粉丝超百万,26岁的吴咏宁(以下简称“咏宁”)于11月8日在湖南长沙市天心区某大楼坠亡。警方通报称,其死亡原因系高空坠亡,排除他杀。

据澎湃新闻报道,12月9日至10日,咏宁用来发布视频的美拍、快手、火山小视频先后回应称,对于咏宁的遭遇表示惋惜和同情,此类极限挑战视频目前未被中国现行法律法规所禁止,平台会根据实际情况对审核政策进行完善与改进。

《北京青年报》12月8日报道称,前一天,其女友通过咏宁美拍账号发布内容为“我只是想安静的睡上一觉。以后都不会不再更新了。”(原文如此)的视频。8日,又通过个人微博发布消息称“今天是12月8号!让我想到11月8号你离开我们!离开这个世界。”证实咏宁去世消息。

还有消息称,咏宁之所以选择拍如此危险的视频,是为了多赚钱给母亲治病。不过,这一消息并未得到证实。红星新闻援引一位高空挑战爱好者巴克的话称,“我觉得网络视频害了他,因为有粉丝打赏之类的。”曾和咏宁一起进行过高空挑战的童虎表示,他曾救过咏宁两次,还提醒过咏宁不要做太危险的动作。


图片来源:北京青年报



澎湃新闻注意到,咏宁的高空挑战视频曾在微博、微信公众号、美拍、快手、火山小视频等多个平台发布。

针对此,几个平台先后做出了回应。

美拍表示,为避免类似事件发生,平台不应再鼓励此类内容。快手表示,咏宁的快手账户已于今年9月被限制传播。火山小视频表示,已和家属沟通,会尊重家属意愿对相关视频进行处理。

目前,美拍、快手和火山小视频已无法检索到咏宁的账户及其相关视频。



全网粉丝超百万



咏宁今年26岁,湖南宁乡人。据咏宁的个人微博账户@极限—咏宁 此前发布的消息,他曾做过武行,在浙江横店当过群众演员,在多部电视剧中跑过龙套。

自2017年2月开始,咏宁陆续在网络平台发布高空极限挑战视频,逐步成为该领域的网络红人,并自称国内“高空极限挑战第一人”。

一位不愿具名的国内知名视频平台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同样的高空极限挑战视频,咏宁会在微博、微信公众号、美拍、火山小视频、快手等众多平台分发,且还在某视频平台做过直播,粉丝众多。

保守估计,咏宁在各大平台拥有的粉丝数超130万。其中,咏宁的微博账户有4万多粉丝,微信公众号单篇阅读数最低也破8000,美拍账户有24万粉丝。目前,快手、火山小视频已无法检索到咏宁的账户,据快手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提供的截图,咏宁在快手有2.5万粉丝;另据微博网友晒出的截图,咏宁在火山小视频有99.1万粉丝。

在咏宁的微博评论中,多数网友表示惋惜之情,部分网友认为,各视频平台发航天联志服务器布咏宁的高空挑战视频过于危险,不宜发布传播。少数网友称,早在事发之前,就曾在相关视频平台举报过此事。

从事食品生意的叶革(化名)关注高空挑战有七八年,他也是咏宁的一位忠实粉丝。叶革向澎湃新闻表示,从相关视频可以看出,咏宁没有团队、独行,不做任何保护措施,但国外很多都有保护措施的,而且他身材较为瘦弱,常常做一些高危动作,看起来惊心动魄,这超出了他的能力。

“他的视频比国外的都吓人。为了博取眼球,他真的是拼了。”叶革说,咏宁坠亡后,他已取消关注其账户。


美拍:不应再鼓励此类内容


12月9日,澎湃新闻在美拍检索发现,咏宁在美拍的账户为“极限-咏宁”,其账户介绍信息为,“国内无任何保护极限挑战第一人,挑战全世界高楼大厦”,并可楼盘炒作,商业合作。该账户拥有粉丝24万,被赞144.3万次。

澎湃新闻注意到,在美拍平台,还有多个疑似假冒咏宁的账户,发布了相关高空挑战视频。12月9日晚,咏宁的账户及其高空挑战视频已无法检索到。

至于相关账户及视频是否已被删除,美拍工作人员尚未向澎湃新闻给出回复。

美拍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提供的书面回复称,美拍对于咏宁的遭遇,深表同情与难过。此类极限挑战视频目前未被中国现行法律法规所禁止,也因此咏宁的视频在众多平台全网同步分发,拥有大量观众,其中咏宁在某平台更拥有99万粉丝,极受关注。

美拍认为,此次不幸事故的发生需要引起社会的反思,为避免类似事件发生,平台不应再鼓励此类内容。

美拍表示,注意到在此类问题上,各平台并没有统一的处置方式,比如有的平台虽然删掉咏宁的账号,但是搜索#爬楼党#之类的话题,仍然存在大量类似内容;有的平台没有任何动作,搜索#极限运动#等关键词,仍然有很多同类视频。美拍呼吁,全网各平台及全社会共同关注与思考对此类内容的妥善处理。


图片来源:北京青年报


快手:已于今年9月对其账户限制传播



12月9日,澎湃新闻在快手未检索到咏宁的账户及其相关视频。澎湃新闻注意到,就咏宁坠亡事件,一位微博大V发布信息对快手提出质疑。12月9日上午,快手官方客服官方微博@快手小客服 在该信息下回复称,快手是一个用户分享平台,没有所谓合作发视频的事情,且几个月前已对相关账户进行处理。

快手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考虑到咏宁发布的视频过于危险,甚至涉嫌违法,快手已今年9年对其账户作出处罚,限制传播。

快手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提供的书面回复表示,对于咏宁的不幸感到非常惋惜,经回查,用户“咏宁”于2015年3月5日注册快手账号,之后的两年间,一直通过快手记录其个人日常和他作为群众演员的生活点滴,表现正常。

2017年9月,因该用户大量发布危险行为视频,其发布内容已经多次被平台管理员处理,用户账户也被平台限制,属于比较严厉的处罚。

快手称,咏宁在快手上发布的所有视频,从始至终都在快手平台的严格管理下,因为处理及时,快手平台上该用户发表的危险行为视频被限制传播,该用户账号也早于数月前被快手平台限制。

快手工作人员表示,经了解,咏宁的相关违规视频已被删除,其他未违规视频及其账户已被限制传播,无法检索到,仅其本人账户可见。

快手向澎湃新闻提供的相关截图显示,咏宁在快手的账户“咏宁”有2.5万粉丝,用户个人自行说明一栏写着:快手随时可能会删视频及热门视频,欢迎大家去其他平台观看。

快手表示,对于涉嫌违法、展示有可能伤害自己和他人行为的内容和用户,快手会根据国家相关管理要求,严肃处理直至封号。此外,对于危险性的表演内容,除了对用户个人处罚,平台还有标注警告机制,对更多人进行教育与引导。快手对展示危险行为的视频会进行警示标注,体现惩戒与教育。

快手平台不赞成任何危害自己与他人身心健康的行为,展示类似行为的视频内容与用户,快手平台会严肃处理,情况严重者,快手会举报至相关管理部门进一步处理。


视频截图


火山小视频:已和家属沟通,尊重其意愿对相关视频进行处理



12月9日,澎湃新闻在火山小视频未检索到咏宁的账户及其相关视频。一位微博网友12月9日发布信息称,咏宁曾在火山小视频发布300条视频,217场直播,获得55万火力(10个活力值1元),第一场直播开始于今年2月10日,17人围观;最后一场直播是10月22日,18000人围观。上述微博发布的截图显示,咏宁在该平台拥有99.1万粉丝。

公开信息显示,火山小视频由今日头条孵化的独立视频平台。

火山小视频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提供的书面回复称,对于咏宁的去世深感遗憾,呼吁每个人在追求理想的时候要珍惜生命健康。

关于极限运动的传播,目前的实际情况是:

1、包括高空攀爬在内的极限运动广泛地存在于全球范围内,吸引了大批的粉丝、爱好者甚至以此为志业的人;

2、在公共管理上,虽有争议,但也没有明令禁止这类视频内容传播;

3、在社会舆论上,也形成褒贬不一的观点,有人鼓励,也有人反对;

4、目前,不论国内还是国外的社交媒体和视频网站上,极限运动类内容都是在正常传播。


吴咏宁微博图片



火山小视频表示,对于极限运动类内容的审核和监管,该平台进行了审慎的评估,并做了区别对待。首先,严禁用户在火山小视频直播涉及极限类运动。

这是出于对用户负责的考量,原因在于直播强调互动,我们认为挑战者在进行极限运动时如果与观众互动,会分散他的注意力,大大增加动作的危险性。

再是,非直播的短视频允许在平台上传播。这类挑战的短视频被允许在平台上传播。这类视频有三种来源,第三方拍摄,挑战者身体佩戴摄像头拍摄,或者挑战者完成挑战后拍摄,无论哪种方式都不会对其挑战动作增加额外风险负担。

火山小视频称,会根据今日养猪业实际情况,对审核政策进行完善与改进。根据火山小视频的用户协议,用户通过“火山小视频”上传、发布的任何内容的知识产权归属上传者或原始著作权人所有。

在悲剧发生后,火山小视频已经与咏宁的家人取得联系,沟通了后续对于咏宁火山账户及其视频的处理方式,尊重并按家人意愿对相关视频进行处理。


相关阅读:

对不起,请不要把“高空挑战第一人”当做偶像

自称“高空挑战第一人”的吴永宁,一个在直播平台上依靠“无防护攀爬高楼”获得收入的小伙子,失手坠亡。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问题是,这鞋一湿,便是永别。


逝者为大,这时候说刻薄话是不人道的。但看到不少官方媒体在“一路走好”、“惋惜”,好像失去了一个优秀运动员,总觉得有一点不对劲。


作为一个男孩子的家长,我不太喜欢这种把吴永宁看作英雄的态度。因为英雄是榜样,是要号召大家学习的,但我肯定不希望有人学习吴永宁。



我们不能因为吴永宁的死,就忘记了公共安全。吴永宁出事后,有不少评论说,“如果地标建筑和工地增加警示标志,加派巡逻人手,或可阻止悲剧的发生”。我一看这话就愣了。地标建筑和工地从来不是为了攀爬而存在的,这是常识。警示标志根本拦不住吴永宁,而加派人手更是一种站在道德高地上的臆想。


有人跳河了,他就会说,要给所有的河都加上围栏,每五十米安排人值守;有人撞墙了,他就会说,要给所有的墙都加上海绵垫,每人负责两堵墙……按照这种逻辑,大家都不要干活了,人人都是巡逻员,来应对这种反常识的低概率事件。经济也不要建设了,社会也不要发展了,每个人都是移动的摄像头。


有一个非常珍贵的品质,就是不给别人添麻烦。自觉遵守公共安全,是社会保持效率的核心要素,如果我们鼓励吴永宁,就多少漠视了这种自觉。


我们不能因为吴永宁的死,就重新定义了极限运动。吴永宁的行为,很难归类到“运动”的范畴。即使是被称为“欧洲高空钢索之王”的弗雷迪·诺克也会极大限度地保障自身安全,他说过:“最好的极限运动员是要保障自己的安全。”吴永宁的举止,与其说是“极限运动”,不如说是“无限冒险”。如果这也能叫极限运动,那么吞玻璃胸口碎大石也是极限运动。


如果非要给个定义,吴永宁其实更像一个搏命演出的卖艺人,只是人家表演吞剑还知道弄个伸缩剑,而吴永宁玩的是货真价实的准跳楼表演。钱的用途——不管是用于母亲治病也好,还是自己花销也罢,都不可能改变这种“演出”的性质。


不是每一个搏命卖艺,都可以被定义为极限运动。如果我们鼓励吴永宁,就多少会让年轻人以为这是勇敢的证明,是能收获掌声和鲜花的运动。



很遗憾,那根本不是掌声和鲜花,那只是带血的赏金。


如果非要有个攻击对象,我倒觉得是那些视频或者直播平台。露个几公分的乳沟你要封,说个书院不好就全网下架,这里有个小伙子,一天到晚把自己放在危险的边缘,明明已经违了法,还称自己是“高空挑战”,结果你非但不封,还上热推,上焦点,让小伙子觉得靠这个好挣钱,这不是纵容么?


如果非要有第二个攻击对象,那就是一路叫好的粉丝。鼓励勇敢总得有个限度,别人都在玩命了,你却说勇敢,你心里就是阴暗。我想到一个故事,说有个暴君,每次都在一个鲨鱼密集的海滩扔金块,然后让穷孩子去捡,然后说,哎呀,我们的孩子真勇敢。碰到有孩

相关新闻

最后更新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