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澳门中联办 >

朴树唱《送别》现场失控大哭!谁不是一边不想活了,一边努力活着……

来源:澳门赌场网址 时间:2017-12-18


调戏小编,加私人微信:macau587

最近

朴树在录音棚开唱《送别》

当音乐缓缓响起

朴树唱着唱着突然失控大哭

一度哽咽失声




朴树那么洒脱,那么酷

仿佛早已看透一切

他平和,也炙热

他是不曾改变的少年

永远不会打败

朴树,你怎么了?


朴树说:

一生能写出这样的歌词

死而无憾

《送别》是一首怎样的歌呢?



弘一法师在俗时,有年冬天,大雪纷飞,

好友许幻园站在门外喊出李叔同和叶子小姐,

说:“叔同兄,我家破产了,咱们后会有期。”

说完,挥泪而别。李叔同看着昔日好友远去的背影

在雪里站了很久随后,

李叔同返身回到屋内,

让叶子小姐弹琴,

他便含泪写下: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向下滑动查看全词)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问君此去几时来

来时莫徘徊

天之涯,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人生难得是欢聚

惟有别离多


人到了某个年纪会突然懂得一首歌

其实生活就是不断“送别”的过程


朴树,44岁了

他的一生也经历过太多离别了


他送别过年少的自己

……

……

……


音乐博主@耳帝点评:

这不是一个完整的表演,因为他泣不成声,他曾说此生若能写出这样的歌那死而无憾。我不知这首歌对他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他只说感觉生活像炼狱,而最后,突然碰到的话筒引起了一个短暂的啸叫,仿佛是麦克风在代替强忍的他哭出了声…


这条微博下面的

点赞转发评论已经超过10万


网友的声音里,

少了苛刻,多了宽容和心疼

对于这段视频,更多人表达:

“因为是朴树,所以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晨廌__:人到中年却还活的像个少年一定很不容易吧


@林秋莹:有时候很羡慕细腻敏感的人 羡慕他们的丰富情感 能在生活中读出亿万种滋味,于有些人来说痛苦可能也是一种幸福的来源,他们享受痛苦带给他们的灵感。


@一棵湘琴:朴树没有商业化,他还是一个真诚并且不愿意屈服的人。他敏感,甚至有些脆弱。但是他的真情流露与坦诚并不希望成为大家消费的点。


@灿咯:觉得他像一颗枯草燃起生命。有些歌手唱歌用技巧,有些歌手Vocal用灵魂,他显然是后者。


@陈二狗_先生:家总要成, 钱总要挣, 奔走红尘, 莫忘曾经是书生。

曾经,他也是意气风发

那时候,他被称作“当红歌星”

那时候,大街小巷都在唱《那些花儿》

街边的小吃店,喧闹的步行街

四处都被朴树的声音包围着


突然而至的名利

让这个羞涩的大男孩不知所措

他总是低着头,沉默不语

他觉得歌星朴树,不是自己

于是他消失于公众视野沉寂下来


那一天,他送别了年少无忧

只顾燃烧自己的朴树

他懂得生存啊,原来是一件残忍的事情



他送别过挚友


2011年年底

那一年最大的事情

是他的吉他手程鑫

被诊断患上了胰腺癌

朴树开始带着他四处治疗

看过各大医院名家

问过中医,回天乏术



他曾经极力挽留

朴树的经纪人问他:

这几个月治疗,花掉了你几年的收入

你要想清楚了,你卡里的钱根本不够


朴树早就想到了

他说:不够我们就去签公司,卖身嘛

跟救人比起来,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又算什么。

几天后,这位友人去世了

朴树最后对他的承诺是:我会照顾好你妈妈


最终留不住,只能离别


他也送别过爱情


曾经大家都认为朴树和周迅是最般配的一对

两个人很有默契

只有他们懂彼此的语言

高晓松说过一个故事

凌晨,他突然接到两个人的电话

他以为出了什么事

原来深夜两三点钟,两人打开冰箱

说孤独是三角形的

然后打电话把晓松邀出来,探讨这个结论


高晓松说,

他俩都是燃烧自己的艺术家。

凑在一起,太灿烂了


他们都老了吧?

他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这并不是朴树第一次在现场大哭


12月9日的郑州演唱会上,

朴树唱《我爱你,再见》时,

毫无预兆地戛然而止,仰着头崩溃大哭。



今年4月的一天,《猎户星座》按时上线了,

经历了长达14年的煎熬和等待之后,

朴树终于发行了他的第三张新专辑,

可在那天下午,

他却把自己一个人关进酒店房间,嚎啕大哭了好久。

因为很多都没达到朴树的预期,

他非常愤怒,极度悲伤。


几个小时后,演唱会首站演出开始,

朴树勉强从酒店房间走出来到现场,

他站在台上,唱到《且听风吟》的时候,

忍不住又哭了。


当时的这一哭,让朴树上了热搜。

可歌迷们心里清楚,

这不是什么炒作营销,

这是真的朴树,这是朴树的“真”。


执拗、敏感、细腻、脆弱……

这些孩子般的特质,

如今依旧清晰地保留在朴树的身上。



郑州演唱会上,朴树曾略带失落地说:

以前我一直在寻找一条回去的路,

可最近发现根本没这条路,

即使有,也都不一样了,

所以要一直往前走。


朴树对音乐的追求,

到了近乎偏执的程度

在音乐面前,无疑于苦行僧


从出道之日起到现在,

朴树这一路走得任性,也走得很慢。

一直和某些快节奏的东西保持距离


不用智能手机,一直用着那台停产了的诺基亚。有微信,加的联系人寥寥无几。没有玩朋友圈,说“暂时不想吸收那么多信息”。


99年,他发布了第一张专辑《我去两千年》;

03年时,第二张专辑《生如夏花》面世。


那几年,几乎哪里都能见到朴树,

因为一句“生如夏花之绚烂”,

泰戈尔的诗集都跟着成了畅销书。

但那过后,他突然隐匿。

在事业、名气如日中天之际,

毫无征兆地消失在公众视野里。


“我不爱过这种生活,挣再多钱有什么用呢?

真的,它不能带给我快乐……”



15年的夏天,朴树带着《平凡之路》回来了;

接着是《在木星》与《好好地》。


《在木星》


纵然归程须万载

今日归来不晚 与故人重来

天真作少年


还陡然出现在《跨界歌王》的现场,

和王子文合唱《那些花儿》。

特别正直,特别朴树说:

因为我最近,需要一些钱……


有人说朴树走过的地方,

空气中都会飘过一种不快乐。

对于这12年,他的看法很简单:

命运有自己的时间表。

“是老天爷让我等了12年才等到可以做唱片的状态。它真不短,它很残酷。”他在文章《十二年》中写道:“我们是不是非要那么急迫不可?”


相关新闻

最后更新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