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工银澳门 >

【澳门月刊】前進大灣區(二)

来源:澳门赌场网址 时间:2018-01-15

並駕齊驅,香港仍有大舞臺


◆採訪整理/明遠

 

優配資源  同城流動

    談及粵港澳大灣區,外界都強調這是全球第四個大灣區,其實論及人口、面積等,這是世界第一大的灣區城市群,只是在目前的經濟體總量中還未能位居前列,而分析粵港澳大灣區不能將其與“一帶一路”分開討論,因為這其中有其重複性與內在關聯性,粵港澳大灣區與“一帶一路”策略都是更好地加入全球經濟體系的例證,隨著全球性生產分工的更加細緻化,市場規模在不斷擴容,對於生產基地的要求也逐漸提高,因應全球化要求,中國提出了這兩項經濟整合與發展策略,未來如果能夠成功將帶來經濟發展的巨變。通過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的規劃與功能上的定位,我們可以明顯發現大灣區對於灣區城市與民眾的兩大作用:


    其一,隨著粵港澳大灣區的整合,使得這一地區的生產基地擴大,繼而需要的就業人口也會明顯增加,而這個增加的概念還不僅僅在於生產產品數量的增多,亦會湧現出更多的生產服務與生產、創新概念。而這種規模效應在傳統經濟發展思維中,並不能通過一個城市來完全實現,未來更需要藉助各個城市的發展優勢來推動,比如香港的金融服務業強項,深圳則在創新科技上獨樹一幟,廣州的商貿活動名聞全球,一旦整合各地優勢,重點發展,日後我們所面對的不單單是內地市場,而是整個全球市場,特別是在“一帶一路”擴展之下的世界市場。如若要求每一個城市做同一樣一件事情、發展完全相同的產業,那麼對於城市的經濟活力而言絕對是百害而無一利,例如深圳在科技創新上實力強勁,優勢明顯,要求粵港澳大灣區內11個城市全部重點發展科創,那就是產業氾濫的災難,科技創新產業更無可能形成一個規模產業鏈,增強生產力。同樣,舊金山大灣區中舊金山以創新科技為主,培養出大量人才輸出服務各地所需,而在建築業、旅遊業上的人才亦不會一窩蜂湧入舊金山造成資源的過度堆積與消耗。

    其二:粵港澳大灣區成功將11個城市連接在一起,未來由一地前往另一地,在交通上耗費的時間將會大幅度縮減,隨著高鐵、各地地鐵的興建與連接,大灣區一小時生活圈已經悄然形成,灣區如同一個超級城市,而原本的各個城市如同一個區一般,可以在交通便利的情況下實現資源互通有無,極大地節約了成本也提高了效率與產能。90年代,香港科技大學前校長吳家瑋教授當時就提出深港灣區的設想,但終究因為當年的基礎設施建設遠不足以支撐,而未能廣泛討論與真正落地執行,隨著高鐵同城化的推進,未來城市與城市之間的互動將會更加緊密。以香港為例,人口逐漸出現“老齡化”趨勢,未來港人養老如果只是留在香港本地,一定頂不住,畢竟在高昂的樓價、物價面前,要長久維持養老水平很難,大灣區實現一小時生活圈以後,很多港人應該就會有更加豐富的居住、養老選擇,從而能夠真正化解香港在地的居住、養老等矛盾,也將部分資源在香港與內地城市之間更好地實現流通。



競爭早存,主動改變

    粵港澳大灣區的構想落地以來,坊間早已存在關於“誰是領頭羊”的爭論,大部分將焦點放在深港之爭上。其實,大灣區不會有所謂領頭羊地位之爭,因為各個城市有其獨特的發展背景,各自的優勢。例如香港金融服務業一直在亞太乃至全球範圍內有強勁的競爭力,但只靠金融業無法完全支撐香港發展,只有香港本地人才也無法持久維持競爭優勢,香港如果藉助大灣區能夠吸引到更多的相關人才聚在一起,才能夠維持國際金融之都的實力。硅谷的成功就是仰仗於大量科技人才的聚集,提高了生產力與創造力,同樣具有科技創新優勢的深圳也在不斷吸引全球人才前往打造自己的尖端科技產業,如同硅谷成功依賴大學科研基地的技術研發一樣,未來深圳同樣需要持續的科研支持,而香港在這方面同樣存在優勢,所以如果深圳與香港強化高校合作,未來類似“大疆無人飛機”這樣的合作案例將會越來越普遍,深圳發揮好生產、物流優勢,香港提供科研支持加上廣州的商貿運作系統,越來越多的“中國製造”、“中國創造”可以順利走出國門,因此大灣區的發展不需要爭一個“龍頭地位”,而是思考如何各展所長,強強聯合。

    當然,灣區帶來的潛在競爭不只是城市之間,也會深入到個人的生活、工作感受之上。不少人在網絡上都流傳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將給港人的工作、生活、樓價等帶來更大的競爭,出現不少悲觀的言論。事實上,大灣區是一個新的發展,有競爭壓力自然也有廣闊的機遇,關鍵在於港人如何去掌握新機遇,創造自己的發展舞台,一味只是擔心自己的生活質素倒退,而不去主動爭取機會,這樣只會不斷削弱自身競爭實力。就如同,“一帶一路”戰略的實行,很多香港企業早已經聞到發展機遇,進駐非洲國家從事礦產資源或者貿易開發,這就需要大量了解非洲語言,尤其是法語等人才,因為非洲不少國家過去都是法屬殖民地,不少企業也希望能夠招聘到香港熟悉這些地區與語言的工作人員,但事實上願意去嘗試的人,尤其是年輕人很少。大灣區同樣如此,如果大家只是擔憂,而沒有主動學習、主動找尋機遇,未來很多重要的契機就是直接錯過,而在更激烈的區域競爭中成為輸家。

    尤其是對於年輕人而言,更要勇於嘗試。香港人其實優點、缺點都較為明顯,不見得人人都完全適合留在香港本地工作,就如同紐約大灣區一樣,很多人才在紐約完成教育以後就前往其他地區追求發展、施展才華,特別是一些產業人才在非紐約地區反而獲得更大的發展舞台,比如化學工程、建築等行業。香港年輕人在傳統文化的影響下,大多數人不願意往外走,都希望留在本地,很多人知道內地的機遇,但也不願意主動嘗試,或者從學習普通話開始;更有家長當得知公司、企業要派其子女進駐其他地區時甚至會主動打電話給公司要求不可以外派,這樣的案例並非極端個案,這也反映出香港整體社會的一角,很多家長與年輕人都希望停留在現有的舒適圈中,而不願意對外拓展,這在全球化趨勢日益加強的今天,對個人成長與社會發展而言,並不是完全有益的。而從教育界的角度來看,很多時候理性的香港年輕人願意出去闖蕩,找出自己事業的一片天地,但礙於信息獲取的困難,難以找到合適的機會,這也是教育界與政府必須要面對的重點議題之一。

    通過對內地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的參訪,我們可以發現這些一線城市正在快速的進步與變化中,尤其是一些互聯網產業、科技創新產業,未來香港可以組織我們的大專院校學生前往內地相關企業比如騰訊、阿里巴巴、京東等進行實習交流,能夠進行一段時間的專業實習,未來無論是在內地就業還是回港就業、創業,都無疑增加了他們的競爭力。也通過這個實際面對面接觸的機會,讓港青更好地體驗內地社會,知道內地社會的進步與發展趨勢,而不是被網絡、論壇上鋪天蓋地的內地社會負面新聞所洗腦,只有近距離體驗,才能了解一個真正崛起中的大國全貌,也才會增加自己主動參與國家建設與灣區發展的主觀意願。在流行創業的今天,港青如果只是停留在香港市場,則難以做大做強,只有充分結合內地市場在內的全球市場,才能增加成功的機率,找到更寬闊的發展道路。

    國家在不斷進步,香港也應該乘此東風,繼續保持制度活力、經濟活力,以主人翁之感積極參與國家建設,提升自我發展平台,也只有這樣的多贏局面才能讓香港社會的矛盾、浮躁之氣逐漸沉澱與化解。


灣區交通樞紐,打造珠海新未來


◆採訪整理:卜樂

 

改革開放,再現創舉

    從中國國家發展戰略層面看,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首先,是要服務於中國實現由經濟大國向經濟強國轉變的戰略目標。作為中國改革開放的前沿和經濟增長的引擎,大灣區要作為引領中國改革開放向縱深發展,使中國由富起來到強起來的示範區。其次,大灣區的建設是要服務於中國城市群發展的戰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意味著中國的城市化發展到了一個新的階段。單純依靠城鎮化,依靠建設大中型城市,以及建設內在經濟協同發展關係不大的城市群的模式,已無法進一步合理配置和共用資源,也很難滿足建設經濟強國的需要。因而通過城市群,而且是世界級創新經濟城市群的建設,強調分工合作、內在聯繫和協調發展,形成產業轉移、經濟輻射、資源共用、人才集聚,推動經濟增長進而帶動泛珠三角地區,乃至整個中國經濟的進一步發展。再有,大灣區的建設是要服務於支持和實施“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戰略的需要。大灣區作為“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支點,是中國走向國際,深度參與區域和全球合作與競爭的窗口。最後,大灣區的建設也是發揮港澳獨特的優勢,保持港澳長期穩定發展的需要。隨著內地經濟高速發展,港澳的經濟優勢相對下降,而大灣區的建設,把港澳的發展納入大灣區建設的框架,讓港澳經濟搭乘內地經濟起飛的快車道,使港澳獨特的優勢能夠得到進一步的發揮,港澳的持續穩定發展也會對台灣產生一定的示範效應。


    事實上,粵港澳大灣區是繼美國紐約灣區、三藩市灣區及日本東京灣區之後,世界上第四個大灣區,是中國建設世界級城市群和參與全球競爭的重要載體。粵港澳大灣區與其他三大國際灣區相比,最大的不同是“一國兩制三關稅區”。大灣區內的粵港澳三地在經濟、法律、社會和文化等多方面呈現差異性,而這種差異、多元化給粵港澳大灣區發展帶來了機遇,同時也帶來了挑戰。

    尤其在經濟發展層面,粵港澳大灣區呈現出巨大潛力。一是因為大灣區政策優勢和較高市場化程度的優勢。港澳擁有“一國兩制”的政策優勢,而灣區內還擁有深圳、珠海兩個經濟特區、三個自貿片區,各種政策可先行先試,政策優勢大。而灣區城市地處改革開放的先行實驗田,具有較為完備的市場體系與市場意識,經濟發展以外向型為主,與國際市場聯繫緊密。二是大灣區具有獨特的區位優勢。它容海抱灣、面海連接著國際,背後則有國內廣闊的經濟腹地。大灣區內具有發達的交通運輸網絡,“海陸空鐵”的立體化交通。區內有世界上客貨吞吐能力最大的空港群、海港群,遍佈區內的密集高速公路網路,貫穿區內的京廣、京九等鐵路大動脈,各城市間的城軌相繼開通運行,尤其是港珠澳大橋的通車,深中通道的建設將極大地促進珠江兩岸經濟融合。三是它經濟總量大,產業具有一定的競爭優勢。粵港澳大灣區常住人口目前約7000萬人,佔全國總人口的5%左右;粵港澳大灣區經濟總產值約1.4萬億美元,相當於世界第十三大經濟體。灣區內的深圳港(世界第三)、香港港(世界第五)和廣州港(世界第七)等世界級港口,2016年全年吞吐量達6232萬標箱,為世界第一。未來10-15年,粵港澳將有望成為全球經濟體量最大的灣區。


    再者,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實現區域內要素流動,互聯互通,這將促進灣區的產業結構轉型升級。香港、廣州、深圳三大核心城市將輻射整個灣區城市群,帶動灣區的整體發展。灣區各城市將實現雁陣發展,中心城市將在高端產業發力,而其他城市將享受中心城市發展的溢出效應。屆時灣區將以整體的形式參與高端國際競爭,其經濟發展將帶動整個泛珠三角區域發展,進而促進國家經濟增長。

區位優勢,珠海發力

    而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中,城市無疑是核心要素之一,珠海作為身處其中的特區城市,也將扮演重要角色。目前,珠海是除了港澳和廣深之外大灣區核心城市的副中心城市,是珠江西岸的核心城市。珠海在區位、資源和生態環境上具有獨特競爭優勢。其區位優勢明顯表現在:珠海毗鄰澳門,是交通樞紐城市,也是“一帶一路”支點城市;港珠澳大橋通車後,珠海將成為內地唯一與香港、澳門同時陸路相連的城市。其資源優勢表現在,具有經濟特區、橫琴國家級自由貿易片區和高欄港經濟技術開發區政策資源優勢;現今珠海形成了以海洋工程裝備、遊艇、通用航空製造等為主的先進裝備製造業,軟體、生物制藥等高新技術產業,以及旅遊、金融、商貿服務等高端服務業等產業優勢。生態環境優勢主要表現在,珠海是灣區生態環境最好的地方之一,是“省低碳城市試點”和橫琴“國家低碳城鎮試點”,具備貫穿新發展理念,統籌生產、生活和生態三大佈局,具有非常大的建設現代化綠色、智慧城市的優勢。

    未來珠海在參與灣區建設的過程中,可以貢獻出自身的“特色”與特長,其可以突出體現在:一是可以發揮灣區交通的核心樞紐的作用。珠海可以發揮好在廣深珠港澳“都市圈”中的連接作用,作為灣區交通的核心樞紐;二是可以發揮創新創業高地的作用。珠海利用好獨特的區位優勢、跨境通道優勢和國家級自貿區疊加的政策優勢,使港澳的專業服務和國際化、便利化營商環境優勢與珠海的人才、產業和科技相配合,在新能源、智能製造等高端製造業以及在金融、港口物流、國際旅遊、會展、管理諮詢、文化創意等現代服務業等領域發力,可以率先形成以創新為主要引領和支撐的經濟體系和發展模式;三是可以發揮綠色城市示範作用。利用珠海生態環境的優勢,著力建設現代化綠色低碳智慧城市,發揮獨特的示範作用。

    對珠海而言,橫琴自貿區是廣東自貿區的重點建設一環,未來勢必與大灣區發展做一個有機聯合,橫琴自貿區在大灣區發展中也將發揮重要功能。在定位上,橫琴自貿區是粵港澳深度合作的試驗區、示範區,是對澳合作樣本。橫琴自貿區以制度創新為核心任務,粵港澳大灣區涉及到兩種不同制度下的合作發展問題,而橫琴可利用自貿區的優勢,成為兩種制度下的合作和制度創新的首選之地;橫琴自貿區在轉變政府職能,創新商事登記制度、創新行政管理體制、建立健全市場運行機制,營造國際化、市場化、法治化、便利化的營商環境等方面,都可以成為我國新一輪改革開放的先試先行試驗田。

    同時,橫琴自貿區與港澳聯動,在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搭建與葡語系國家的商貿平臺和建立與葡語系國家的貿易合作機制,在發展金融服務、健康產業、教育文化、會議展覽、體育休閒產業等方面都能起到積極作用。


利弊得失,通盤考量

    粵港澳大灣區作為是一個整體,珠海作為大灣區重要的組成部分對於珠海人才吸引是有利的。縱觀各國,吸引人才的因素主要包括經濟、社會、人文和環境幾大方面,目前珠海的後發優勢和優良的生活環境,在橫琴自貿區的優惠政策和創新創業政策能夠具體落到實處的基礎上,對人才的吸引肯定會產生積極作用,而這些重要人才對於橫琴自貿區、珠海乃至大灣區的建設與發展都將起到正面推動的作用。

當然隨著港珠澳大橋的建成與開通,很多擔憂也浮上檯面,尤其是對於珠海樓價、物價、交通承載能力等的擔憂在社會中多有所出現。要知道港珠澳大橋是世界性的創舉,其不僅包括很多技術創新,也涉及到通車後的管理機制創新。由於其是一項創新工作,對大橋通車後的作用有各種不同看法,甚至擔憂都是很正常的。

    隨著港珠澳大橋的開通,珠海成為內陸唯一與港澳陸路相連的城市。城市間交通連通度是區域間經濟合作、資源要素流動的關鍵要素,因此港珠澳大橋的開通,大大增強了珠海的區位優勢,加強了珠港澳的連通,降低了商貿合作成本,有助於香港優勢對珠海,乃至珠江西岸經濟的輻射和帶動,有利於珠海作為珠江西岸核心城市樞紐功能的發揮。

    毋庸置疑,港珠澳大橋的開通也必然帶來了要素、資源的連通。人力、資本的投入和空間的拓展在帶來經濟增長的同時,也會在一定程度上拉升珠海的房價、物價、就業與創業成本,但是它們會伴隨著產能提升、經濟增長和收入提高一起發展的。而且這種拉升,也會進一步促進創新提速,並會加速推動珠海的發展向中心區以外區域的拓展,所以我們認為其機遇仍然大於隱憂,從整體面上可以加速推進珠海城市發展,人口素質提升與收入增加。

    粵港澳大灣區是中國經濟的大膽嘗試,代表著中國未來城市發展、經濟發展的重要模式之一,對於大灣區的建設,我認為在未來的一個階段內需要加強幾方面的工作思考:

    首先是要大膽進行體制、機制創新,先行先試。大灣區的建設涉及到一國兩制三地,其在經濟、政治、法律、市場、文化等方面都存在著差異,各種要素難以實現完全的自由流動。中央政府和三地政府的大膽創新,建立有效利益共用機制,加速城市間的融合是大灣區建設的關鍵。

    其次,在大灣區建設中,各城市應實現雁陣發展,避免出現虹吸現象,即人才、資金流向中心城市,造成其他城市衰落,這也是值得關注的問題。

    再有,大灣區的建設中,各城市產業的發展既需要發揮市場的作用,又需政府宏觀協調,因為只有競爭,資源才能得到有效的配置,而無序的競爭將會帶來資源的錯配,因此如何把握這個度也是大灣區發展的關鍵。



免责申明:部分文章与素材来源互联网,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留言告之,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请长按下面二维码图片,弹出菜单后,再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关注!


相关新闻

最后更新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