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Love澳门 >

【澳門月刊焦點直擊】都市中人,健康生活大追蹤(一)

来源:澳门赌场网址 时间:2017-11-11

一夜入秋,對於港澳、廣東地區半年之久的長夏悄然過去,迎來肅殺、燥鬱的秋季,秋季也是現代精神疾病抑鬱癥、焦慮症、獨孤癥的高發期,而身處在這個都市之中,亞健康、身心過勞與壓力等問題究竟離我們有多遠?中產階級的跑步風氣、健康食品的興起是真正意義上的都市健康生活嗎?對於都市中人而言,怎麼樣的生活才稱得上“健康”二字,我們又該如何遠離那些負面的情緒與生活因素,讓自己更加應變得宜,安心自在呢?

    因此本期“焦點直擊”以“都市中人,健康生活大追蹤”為主題,邀請粵港澳三地的專業人士、學者專家、一線員工代表从各自的角度,觀察在地社會的身心狀況,探討健康生活的真實內涵與切實改變的建議。


    在第一板塊“透視澳門”中,浸信會澳門愛群社會服務處羅寶珍主任結合2017年剛剛出爐的澳門居民身心健康調查結果分析澳門不同年齡層民眾的身心健康狀態,指出在不斷增加的學業、工作、生活壓力之下,港澳兩地居民仍然有不同的選擇區別,而追求健康生活,核心因素仍在於自身的改變與堅持。進入第二板塊“前線直擊”中,新澳門博彩員工權益會的周銹芳理事長以20年一線莊荷與多年工人運動的辛酸經驗,道出澳門支柱產業:博彩業,其員工在光鮮背後的辛酸涼薄。賭權開放十多年來,博彩從業人員的待遇堪稱實質倒退,未來關於全面禁煙、假期權利爭取的路仍舊漫長。

    在第三板塊“心理關愛”中,香港心理衛生會余健新總主任為大家揭開繁華都市背後的哀傷:城市情緒病,在快節奏的香港社會,港人處於嚴重的亞健康狀態,而身心疲憊的情況是跨職業、跨世代、跨性別的,其背後有深厚的社會原因與心理因素,而如此重壓之下,我們仍然可以通過精神健康急救法來幫助周遭朋友,改變從微小做起。走進第四版塊“身體警訊”,珠海康復協會榮譽會長姚遠醫生以豐富的臨床經驗與理論指出現代人以疼痛作為自己生病與否依據背後的關鍵原因在於“筋”,而醫家經典《黃帝內經》中的“五勞所傷”更是當下都市中人、職場男女的最直接寫照,因此他結合不同的病症給予了辯證治療、中西結合的建議,也希望大家能夠注重陰陽平衡,達到身心和合的健康狀態。

    最後,在第五板塊“進步濠江”中,澳門專業營養師協會何偉滔會長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相關標準以及澳門所呈現的各項數據看到澳門社會在追求健康生活上的良善改變,更從營養學的角度分析澳人時下的飲食與健康狀況,給予了中肯的生活指引。

    都市,令人嚮往的生活環境,不知何時卻也困住了你我的身心,我們坐困其城還是尋求改變,究竟什麼樣的生活才是我們真正想得到的?        


全民大調查,改變靠自己

 

健康生活,三者齊備

    現代定義的健康生活主要集中在實行良好的健康習慣,戒除不良習慣的立基點上,包含個人衛生、生活常規、心理健康三大方面,其中個人衛生方面主要強調可以保持每天早晚刷牙、洗澡、更換衣服、保持面容整潔、雙手清潔以及噴嚏咳嗽時須用手帕或紙巾掩蓋口鼻等;而生活常規方面就算是以個人飲食與運動為主,均衡飲食是健康的基礎,每類食物提供身體所需不同的營養素,在日常生活中,我們進食時應該按照“健康飲食金字塔”的分量比例進食及每天要喝6-8杯流質飲品(包括清水、清湯等),以促進身體健康,盡量避免大量進食高糖、高鹽、高膽固醇、高脂肪、辛辣、醃製食品等,同時應該養成定時定量、輕鬆愉快、慢慢咀嚼的飲食習慣。至於運動,保持恆常的運動可以強化心肺功能、促進血液循環、舒展身心,是非常好的保持健康的“良藥”。

    第三方面就是心理健康,主要考量應保持健康愉悅的心境,合理安排規劃與時間,保持正面積極的社交態度,學會傾訴與傾聽,及時表達感受。健康生活其實就是這三方面的平衡、協調,一旦出現不平衡或者緊張關係,那就很容易進入亞健康狀態,尤其是心理情緒上,我們本應該擁有一個有目標的人生,當出現無目標的狀態,造成對生活毫無衝勁,產生惰性繼而很易陷入憂鬱狀況,沒有任何動力生活、學習與工作,一旦長時間維持這種狀態,將嚴重衝擊個人的身心健康。特別要提醒的是,這裡的狀態是指長時間,一般在6個月至1年以上,如果只是連續1-2周發生無力,不想工作等疲憊的狀態,其實都是一個人體簡單調節的過程,還沒有進入到“情緒病”的狀態,無需過分擔心。


    當然心理的健康有一部分可能來自於個人衛生的影響因素,試想一個污糟邋遢的人很難有朋友願意和他相處,陷入孤立的時間一長,他自然就會開始懷疑自己;但更大一部分還與周圍的人際環境與個人性格有關,我們很多時候不願意與人分享心事,使得內心的負重越積越多,積累到一個臨界點自然就爆了。事實上,臨床實踐證明,在一個人有心理壓力時,不一定非要找專業人士才可以解決,通過朋友間聊天、溝通的方式都可以有效地緩解,有一些產後抑鬱癥的女性通過彼此間的傾訴反而能夠在較快的時間內成功走出來,當然前提是不僅需要一個外來人、朋友扮演聆聽者的角色,也需要當事人的性格相對開朗,不用擔心失敗,也不用擔心自己的不好狀態被他人知道,怕被人嘲笑怕被人指指點點,因此很多時候大家寧願埋在心中,都不願意對外吐露心聲。也因為如此,我們在輔導一些青少年和成人的時候,都鼓勵他們首先認識自己的優點與缺點,面對自己的優點,再來處理不足與現實的挑戰,通過一些正向課程,慢慢學會不怕失敗、不怕表達自己,只有走出自己封閉的世界才能接觸到這個世界友善的陽光。


標準調查,港澳差異

    以這個標準結合今年我們首次針對全澳居民做的身心健康調查,可以更清晰地了解到澳門人的身心狀態,我們採取的問卷是世界衛生組織的有關生活質量的五項身心健康指標(WHO-FIVE)的調查問卷,調查所評估的生活質量是基於受訪者對自己生活情況的主觀看法、比較著重於精神上的感受。除了保持基本物質生活水平及身體健康外,生活質量也取決於人民是否能夠獲得快樂、幸福、舒暢等的主觀感受。因為香港、澳門都是採取的同一份問卷進行調查,所以結果對比下來,香港與澳門的情況差不多,在中位數水平,香港佔29.2%,澳門佔36.5%,香港的問卷數據來自於灣仔區的795份問卷,而澳門的則來自全澳各區的1274份有效問卷,採取嚴格的隨機抽樣方法,因此這樣的數據結果能夠相對精準。過去我們長期關注青少年研究,結合此次的調查都發現到大概有12%的青年人感到焦慮和抑鬱,精神緊張的狀態在澳門年輕人身上除了表現影響學業、工作以外,更直接影響到社交生活,特別是在博彩旅遊的社會環境中青少年的社交環境受到大大影響,這與香港存在很大不同。

    即使在調查問卷中,發現港澳兩地民眾都有明顯的緊張壓力,但雙方各自的原因卻不相同,香港大多圍繞健康問題產生,澳門則是因為財政問題導致。在兩地似乎都是25-34這個年齡層的得分最低,低於一般中位數50-52分的水平,在香港這個年齡段的受訪者出現了健康生活不平衡的狀態,但是還暫未出現身心問題,至於澳門則因為該階段人士在畢業之後,難以選擇自己想要的好的出路,畢竟在經濟結構單一化的環境中,很難擇業,無法輕易獲得自己鐘意與開心的職業,工作開心本來就有助於“平衡”,但是無奈的選擇加上高企的樓價,讓這個階段的年輕人對現實充滿了太多無可奈何,沒有私人空間的只能選擇寄託於每半年1-2次的外出旅行,以此來迴避現實壓力。


    當然有經濟壓力的不單單是年輕群體,還有65歲左右的退休人士,因為進入退休階段,過去相對足夠的經濟來源斷了,只有退休金來度日,難免會對生活充滿一些擔憂,這種情況在任何一個地區都有。包含現實生活的經濟壓力,催生出了絕大部分的雙職工家庭,夫妻雙方共同承擔家庭,因此面對著供樓、供車、撫養子女的現狀,工作壓力就顯得非常明顯。壓力的問題席捲的是全部年齡層的人士,即使沒有太多經濟壓力的青少年與兒童同樣面對玩的時間嚴重縮減的問題,繼而也會產生一定的學習與生活壓力,一周七日全部都在各種學習與補習之中度過,沒有一個平衡的狀態,無法有時間外出透氣、鍛煉、交流,這對於他們的成長而言,也是一個突出的警訊。

    因為壓力無法及時排解,在堆積到一個爆點時,很多人就會選擇一條絕路:“自殺”。這個問題在發達國家、地區是非常顯著的,尤其是自殺率排全球第一的日本,當然澳門的自殺率是低於全球平均水平的,我們還不是高危險城市,這在某種程度上也能側面反映出澳門相對健康的社會與個人身心狀態。



都市現象,世代蔓延

    這樣一種身心壓力劇增的狀況其實在全球是普遍現象,尤其是在現代化的都市,這可以說是倒退到工業時代初期民眾的身心狀態,過於拼命工作賺錢則會明顯地影響身體健康與家庭關係,但是做的不夠多時又會影響到家庭的生存,而這種不健康的狀態正在跨世代中蔓延。當父母承受了不好的壓力指示,往往有可能直接影響其子女甚至發洩到子女身上,子女帶著這樣的陰影成長甚至日後帶到自己的家庭角色之中,除了給婚姻亮起紅燈,也對於家庭結構與親子關係的穩定帶來極大的威脅,澳門2016年離婚登記共有1245宗,較2015年增加77宗,雙方協議的“兩願離婚”佔據91.7%,這樣一來多了更多的單親家

庭,對於子女的成長必然產生一些影響。當然並非雙親家庭就一定能夠維持一個健康的環境,很多家庭是祖孫三代,或者父母與成年子女居住在一起,因為經濟起飛的樓價瘋漲,使得子女無能力出外購買新樓,很多父母會將自己原有的屋宇按揭給子女支付首付款,然後幫助子女一起供樓,因此這個壓力就變成跨世代共同承擔,尤其是對那些已經退休以後還要面對每月還債情況的人士而言,壓力不可小覷。而手機通訊高度發達之後,家人之間的溝通反而降低,父母與子女之間少了溝通,多了各自滑手機,繼而不能有效地彼此溝通,化解矛盾與內心痛苦。很多時候,面對面的交流遠比網絡上彼此間的一個“公仔表情”有效的多,很多時候抽象的表情各有不同理解,發出來其實都並不能讓對方清晰地了解自己的狀況,只能最後以“呵呵”的心態結束這種形式化的尷尬交流,因此很難改變到如今25-34這個群體的迷茫,生活中的壓力、工作的不如意、樓價的逼迫讓他們想要找到一個健康的出路都很難,當然特區政府近年來努力推動經濟適度多元,也加入世界衛生組織的健康城市聯盟,積極在做出一些改變,希望能夠從大環境上引導澳門民眾的身心健康。



自我調節,陽光進來

    大環境的改變需要一個過程,而我們自身及早發現與介入就顯得更為重要,面對到壓力要及時找到方法舒壓,這一點上無論在生活中還是數據統計上,澳門人比香港人更願意積極尋求方法,目前澳門有3%的人有考慮當出現心理壓力時找專業人士幫助解決。但因為中國的傳統文化中,其實不願意自己不好的一面被人知道,擔心被人貼上“精神有問題”的標籤,很多人自己會主動通過唱歌、運動、看電視等方式舒緩,當青少年有心理上的困惑跟父母交流時,不少父母都不希望學生告知學校或者外界,都會說慢慢就會自己恢復,如此就凸顯出社區教育何其重要。當社區教育能夠把這些基本常識經常性的推廣宣傳,讓子女與父母都能接觸了解,免於自我擔心,也可以根據自己的了解去及時幫助到家庭中其他的成員,源於恐懼的“不敢”帶來的只會是“不做任何改變”。

    而除了社區教育以外,其實澳門在輔導心理上有配備了社區中心、家庭服務中心、24小時生命熱線、社工局緊急電話、第三方機構輔導等多種幫助途徑,但大部門澳門居民都不知道去哪裡求助社工,如何求助社工,因此宣傳力度其實應該加強,如果能結合社區教育進一步推廣這些救助途徑則是更好。澳門人大多內斂,很多時候不是一次接觸就能獲得他們的信任,在同一個社區出現2次、3次以後才會有人打來熱線或者私下找到我們進行諮詢,但進入社區宣傳一次需要很大的資源整合,包含時間、人力、物力等的配合再加上澳門場地的限制,社團又相對多,想要申請就要輪候,如此一來希望合理安排進入社區的宣傳其實會一變再變,難以發揮理想中的效用,因為這種宣傳預防其實是最大程度地減低問題,未來期待政府與民間機構能進一步協調整合,優化資源利用,從而最大程度的造福澳門市民,發揮到心理健康預防、教育的先導作用。

    無論是大環境的打造還是家庭關係、第三方的介入,其實要達到身心健康的平衡狀態,還是要自己幫自己。我們建議大家:

    首先個人要多正向思考,多參加積極有意義的工作、培訓,專注於自己的工作提升之上,不要攬事上身的同時也無需消極逃避。

    再者就是堅持恆常運動的同時,盡量避免長期單一的運動,多種的運動方式可以給人帶來潛在的改變,尤其是結伴,尋找一兩好友一起運動的方式,可以在身體健康的同時舒緩心情,包括博企在內的資方也應該適時給予員工增加一些運動因素。

    最後,在面對人際關係時學會以感恩的心態來看,以團隊合作的方式來對待,很多時候家人換位思考、同事相互理解,有些矛盾自然就能有效化解。

    再多的建議也離不開好習慣的堅持,最終內化變成自我的一種生活方式,在現代都市中,當外界還沒有機會給我們一個健康平衡時,我們要給自己打開一扇窗戶,讓陽光照進生活。



  

風光背後,最為脆弱的群體

    

 

健康生活是每一個人都追求且希望擁有的,奈何在澳門這樣的國家化博彩旅遊城市中,大部分人可能都求而不得,無論是醫護人員、海關警界人員、酒店服務行業還是作為支柱產業的博彩業人員,澳門早就有超過50%以上的人員需要熬夜工作或者三班顛倒,這樣沒有規律、日夜顛倒的作息又何來健康生活呢?


身心煎熬,“搏命”工作

    在理想中,我們渴望能夠衣食住行無憂,閒暇時間的跑步、打球、瑜伽等運動方式,加上良好的心態與心理健康,如此身心皆康健的狀態才能稱得上是健康生活,現實卻是很骨感,很多上班族覺得好似離這樣的理想狀態越走越遠。單以博彩業前線員工為例,除了上述的日夜顛倒的作息,更有長期“食煙”的問題,這個“煙”並非自己的吸煙習慣,而是被動地吸二手煙問題,過去很長的一段時間,澳門賭場內無論是中場還是貴賓廳都沒有相關禁煙法令,使得博彩莊荷們長期吸食二手煙,在相對密閉的空間內對於他們的身體造成非常大的影響,除了呼吸系統、皮膚等的疾病外,還引發其他潛在的威脅,極大地增加了慢性腫瘤、癌症的風險,故而在前線員工的心中,“二手煙”一度成為最關注且急迫需要改變的問題。


    同時,作為一個特殊的行業,博彩業員工,特別是莊荷等還要面對身心上的挑戰,賭客輸錢以後,一定會有脾氣產生,此時賭客不會把不滿轉移到其他客人身上,只會對著莊荷發洩脾氣,而作為莊荷又有嚴格的對待客人的準則,幾乎全部要忍下所有的埋怨、不滿、惡意,長此以往內心的心理健康狀況也在慢慢被侵蝕。再加上,因為長期在封閉的空間內,處理問題的反應會多少有所下降,腦筋不會一直保持非常靈活的狀態,一定會做錯事,比如發錯牌或者籌碼登記、換算錯誤等,一旦發錯較大金額,不僅要記過,更可能要有賠償,這無疑給前線員工帶來莫大的精神壓力,所以一來身體長期遭受二手煙、日夜顛倒的危害,心理上又有來自工作、客人多方面的壓力,要想保持一個健康的狀態,幾乎是難以達成。再加上,很多博彩業員工在面對到壓力時雖然會選擇及時舒緩,但大多數時候都是選擇約上幾個朋友一起出去飲酒、唱K,而這樣的方式其實並沒有辦法讓他們真正放鬆,因為現在賭場禁煙,很多有煙癮的同事一旦放鬆下來就會一個人抽悶煙,甚至早前新聞也爆出有博彩人員通過吸毒等方式麻痺自己,現在已經不需要傳統的吸毒方式,有一些隱藏在歌廳、舞廳的變型毒品隨著去內地的便利性,很多人不知不覺中就沾染了毒品了,這種“自殺式”的放鬆方式百害而無一利。因此賭權開放十多年來,博彩業從業人員的身心健康狀態一直未能得到明顯的改善,尤其是在2012年之前的這十年。

    當然,政府其實也有在做一些努力,嘗試改善博彩業員工相對弱勢的現狀,《禁煙法》通過以後,2014年開始澳門賭場中場推行禁煙,這一度舒緩了前線員工的壓力,有效地抑制了“二手煙”問題的傷害,但VIP(貴賓廳)內仍舊可以食煙,未能做到整體賭場(室內)全面禁煙,當然最新的《控煙法》規定將全面禁煙推遲到201911日起執行,屆時整體的二手煙問題應該會得到明顯的舒緩與改善。


繁榮背後,關係失和

    很多人會羨慕澳門賭權開放這十五年來的經濟成就,認為博彩業員工理所當然的受惠,相關福利待遇一直在提升,其實現實並非如此。大家以為賭場員工只是要返夜(更),其實現在賭場排出了7-10多個更,非常不人性化,博彩從業員稱之為“彩虹更”,為了保障賭場的24小時運作,這個排班制度要求大家不停返工,就算是三班顛倒的情況下,大家都沒有一個相對規律的輪班制度,最後大家疲於奔命,長期處於過勞的狀況。事實上,在賭權沒有開放前,當時我們已經在澳博工作,那個時候還有相對固定的排班,人至少能有一個相對正常的循環來遵守,而賭權開放以後,這個規範的循環被打破,賭場為了用最少的人手維持所有的運作,就會排出這樣令人傻眼的“彩虹更”,節假日本該大家過節團聚的時刻,員工妄談能夠放假或者請假休息了。據公開的數據統計,2007年年底本澳共有4375張賭枱,莊荷19456人,平均每張賭枱需要4.6人服務,但時至今年的資料發現,現時本澳有賭枱6287張,莊荷24039人,即平均每張賭枱只有3.8名莊荷,這樣的比例要維持賭枱的24小時連續轉,就必然令到場內員工的勞動強度持續加大,增加工作壓力。


    能否適度休息與排班問題只是涉及到工作,其實賭場員工面臨到更深層的問題就是家庭關係,因為傳統的中秋、春節、聖誕公眾假日都無法休息,加上日夜顛倒的狀況,直接衝擊到夫妻關係、親子關係。很多從業人員都面臨到婚姻危機,與子女之間的誤解也持續增加,再加上博彩從業員這個群體本身就相對封閉,如此一來使得他們的心理狀態變得更差,儘管目前博企都有設置心理諮詢室,事實上卻無法發揮效用,幫不到深受心理折磨的部分員工,因此澳門整體的自殺問題中,博彩業相關從業人員的比例一直偏高,身體、工作與精神壓力的一齊逼迫,使得博彩從業員不得不找舒緩的途徑,很多人在此時因為自身對博彩方式的熟悉,繼而選擇賭博作為放鬆、發洩的方式,如此一來就很容易沉迷賭博,產生“病態賭徒”的問題。當然因為這個潛在的問題,政府博監局都出台了關於賭場員工的“禁足令”,禁止前線員工在下班後進入博彩區,其實這並不適用,很多從業員都認為受到了很大的歧視,而且造成了操作層面上非常大的不便,因為很多員工都會有下班後返回公司取相關物品的需求,如此一來就不合理,同樣,博彩業員工也可能有朋友、親戚希望參觀博彩場區,一旦限制,也就無法陪同等等,因此這個適用範圍仍然值得討論,政府與社團缺乏從博彩從業員的切身感受去思考的角度,雖然之前提出“負責任博彩”的口號,但是政府希望賭徒申請自我隔離等要求,其實並不現實,關鍵還在於指定合理的法律法規,然後能夠堅定地執行,我們看到澳門政府不是不去做,而是不合理地去思考與執行,過往博企一定是把問題踢給政府,政府受到各方壓力然後就會諮詢,提出一個法律文本,但是能否代表利益受害方的訴求就無法確定了。比如“禁足令”,我們之前做過博彩從業員對此的態度,有超過50%的反對意見,也有30%的受訪者希望修改現行的“禁足令”,因為現在澳門的工會法遲遲無法通過,澳門缺乏工會力量,因此即使有大量博彩業人員反對,但是政府也不一定會採納他們的心聲。

    博彩員工在面對這些身心困擾之時,雖然有政府、博企提供的救濟途徑,但作為澳門人,還是習慣將這些壓力或者離婚、親子煩惱與熟悉的朋友傾訴,很少願意找陌生人來傾訴,大部分時候都是約上三五好友一起出去飲酒、食宵夜藉此放鬆、溝通。即使客觀上有很多熱線,包含政府官方的、明愛等民間機構提供的關愛熱線,大部分員工其實還是不知道的,更不會主動聯繫,社會上不少人並未把博彩業從業人員當做一個相對弱勢的群體,因為他們的薪資相對較高,人數多,自然不會吸引到更好的關注,尤其是一些機構的主動關心與介入。博企本身亦不會主動宣傳員工的身心壓力,而是通過義工活動、慈善活動來塑造企業形象,加上博彩從業人員本身的自我認同並不高。在澳門,博彩業為政府一年貢獻2,232億澳門幣,博彩業員工自然有突出的貢獻,但是不同於警察、護士、教師等的高認同感,無人會因為博彩收入連年增加而肯定博彩業前線員工的辛勞,就連博企對外宣傳自己的發展也不會拿“賭博”作為招牌,而是改用“度假村”、“八字摩天輪”、“水上世界”這樣的熱點來宣傳自身,因此無論是外界還是自身,博彩業員工的自我認受度很低,因為行業原因長年累月的重複性工作,即使有了十年、十五年的工齡,在心理上不會有“資深人士”的認同感與光榮感,當一個人自我認同都非常低的時候,又怎麼會主動去博企的心理診療室或者撥打政府、民間機構的關愛熱線呢?而且可笑的是,很多時候即便員工想打,白天因為上班時間不方便打,夜晚打進去又是錄音的狀態,如此一來又如何能夠真正與這些一線從業人員溝通得了,這就未能考慮到他們的實際處境,儘管在賭權開放之初,是承諾會有相關完善的心理輔導等配套措施。當然,博企設置的醫療室也一樣難以發揮效果,因為醫療室的駐場醫生只有一名,夜晚是無人值班的狀態,一旦有個頭痛、發燒的狀況只能自己忍著,或者從外面帶藥硬撐工作的這段期間,相對於賭權開放前還有24小時輪班醫生的安排,這樣的配套措施是實質退步的。



實質倒退,權益何在

    當然博彩員工也因為博彩業發展獲得部分紅利,這其中的身心保障措施與福利待遇往往被博企作為廣告對外宣傳,但是否能真正兌現,並不是外界直觀的數字可以了解到的,去年賭收在2200億元左右,而最高峰時期達到了3700億元,早在10年前金沙開業的時候,當時莊荷的入行薪酬就已經是1萬三、四了,發展了十多年,現今也才到1萬八、九的水平,前一段時間MGM(美高梅)開出了1萬的入行薪水,蘭桂坊在強行炒掉20名員工後,給新入職的員工開出了9千的薪水,這樣的退步在物價高漲、通貨膨脹嚴重的今日來看,何其諷刺。而且莊荷出現工作失誤,就要被迫簽署錯誤同意書,一旦累積到一定數量就可能要被解僱,尤其是那些已經入行十年以上的員工,肯定多少都會有一疊錯誤同意書,更有中年失業的風險,就算開車10年都有撞車的風險,何況是完全依據人腦進行的派牌、換籌工作,因此這給30-50歲的莊荷等一線員工帶來極大的壓力,這個階段的人士有家庭的壓力,對上要贍養父母,對下有子女撫養,更有大額的房貸、車貸要供,在現在的樓價面前,一人是無法成功供樓的,1-2萬每個月的月供是不可避免的,因此更不能中年失業,在這樣的物價、樓價對比之下,博彩業員工早已經不是高收入,十多年前,做莊荷一年,就可以買樓,如今做到再久都沒有能力直接買樓,所以才有社會上很多夫妻離婚以後因沒有經濟能力外出買樓、租房仍然住在一起的窘境。人前看似風光,背後的辛酸又能得到幾人理解呢?

    博彩從業人員是澳門最大的職業團體,包含相關的行業都已經有10萬左右的龐大從業群,但因為博企強大,這個群體幾乎很少能發出聲音,員工對於企業的影響力遠遠低於那些中小企業的情況,大多時候即使政府介入、議員發聲也不會有太大的改變,一句“無法影響私營企業”就堵住了所有博彩員工維權的嘴,即使是已經開始實行的“中場禁煙”,我們也走過了十多年的艱辛之路,而包含全面禁煙、禁止輸入外僱莊荷等訴求我們仍舊在努力,政府也對此做出了承諾,但最終都還是要自己幫自己,才能緩慢改變如今極不平衡的狀況。


自己發聲,改變開始

    也因為這近20年來的感受,我自己走出來參與工人運動,積極維權,有過擔憂,但看到持續退步的博彩員工權益又繼續咬牙堅持,就如同此次參與立法會選舉一般,我們提出博彩業人員能夠參考公務人員等的雙休,期待能夠享有大假、90天產假、臨時事假等。2020年澳門的賭牌即將到期,屆時會有一個重新續牌的問題,我們更呼籲能夠在這個關鍵的過渡期,考慮進一步完善博彩業員工的權益保障規範,能夠參照公務員系統的單獨法規保護,希望作為澳門最大的從業團體有專門的法律或者條款來進行保障,5萬的賭枱部員工,加上周邊相關的保安、保潔、餐飲、影像監控等從業人員已經近10萬人,實際上促使了澳門的經濟騰飛,卻因為沒有專門的法律,也因為沒有職業工會的維權,最終求助無門,只能被動期待政府能聽到人民的吶喊。

    當然此次參選,也是第一次有博彩前線員工真正走出來為自己的群體呐喊,我們拿下3000多票,可見我們的力量還很薄弱,宣傳更加弱勢,很多人是到最後甚至是選後才知道我們出來參選,更不要談了解我們的政綱,澳門的政治一直籠罩在傳統的氛圍之中,我們希望能夠藉由此次的開端,藉由互聯網的便利,讓博彩從業人員發聲的狀況可以漸漸得到好轉,這次民主派走出來也有新人當選,傳統商界的力量落敗也逐漸告訴大家民心思變,不再是靠錢能夠直接換來選票,真正貼近民意,反映民眾訴求才能得到民眾支持。因而,未來的博彩員工的維權路還很長,自己的權益、自己的健康唯有自己努力爭取才能看到曙光,也期待博企、政府能夠更主動地關心、介入,共同的努力才能真正改變到沉悶的現狀。


免责申明:部分文章与素材来源互联网,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留言告之,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请长按下面二维码图片,弹出菜单后,再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关注!


相关新闻

最后更新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