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澳门中联办 >

【澳門月刊焦點直擊】都市中人,健康生活大追蹤(二)

来源:澳门赌场网址 时间:2017-11-13

(接上期)


城市情緒病,繁華背後之“哀傷”


健康生活本身就有非常寬泛的定義,不僅僅在於身體上的無病無痛,也有心理健康與適應社會的考量。除了對於飲食、運動的要求以外,也要考量是否能夠以感恩的心態,坦然面對各種狀況,同時在快速的社會變化中,能夠妥善地與人相處。

壓力襲來,港人易脆弱

    香港人的身心健康狀況並不如人意,常見的傷風感冒、病痛時有發生,也因為房屋、政治等因素使得大家面對到各種複雜的壓力,影響自身的身體素質,在情緒上也多有負面情緒出現,無論是網絡上的評論區還是現實生活都充斥著大量的投訴聲音,如果以10分作為評定健康狀況的最高分的話,香港人的水平大概處於5-6分的狀態。當然面對到身體、心理上蜂擁而至的壓力,港人還是積極面對,主動地通過運動、均衡飲食等方式來調節身體狀況。

    事實上,亞健康在香港是一個家喻戶曉的詞彙,因為絕大多數的香港人都處於一個亞健康的狀況,有研究表明,港人的工作時間佔據了生活的大部分比例,平均都在10-12小時左右,加上固定且狹窄的生活空間以及運動不足夠等情況,都無法改變港人的健康處境。同時在睡眠質量上,也並不理想,時間上遠遠少於8個鐘,因為睡不好,而導致第二天工作、學習無法集中進行繼而產生了一種惡性循環,再加上雖然明知道運動對身體恢復有幫助,但是越是疲憊的狀態越不想運動,如此一來亞健康的困擾也就持續存在。

    因為身體上的壓力呈現,加上心理素質免疫力不夠,就很容易產生情緒,將之遷怒於其他人,久而久之,令到自己最後有了“都市情緒病”,這並不是獨有的現象,在其他地區都很普遍,比如內地上海、北京、日本、台灣等地都有普遍的“亞健康”狀況,這也是典型的現代都市通病。



都市新寵,大眾“鬧情緒”

    因為變成通病似乎對於人的心理上反而沒有了那麼大的畏懼感,但世界衛生組織仍然發出了警告,目前全球預估有3.5億的人口存在憂鬱症的可能,這個比例是相對龐大且普遍,這十年來大家也逐漸開始關注以“抑鬱症”為主的都市情緒病,因為對於“名利財氣”的追求,一旦遇到挫敗、不順,無法及時排解,就很容易陷入“焦慮”、“抑鬱”的狀況。從醫學的角度來看,都市情緒病實際上是輕型的精神病,當聽到“精神病”這樣的詞彙時,大多數人就會排斥就醫,以免被家人、同事、朋友知道後反而被孤立與貼標籤,也基於社會的客觀現實,所以十幾年前,香港中文大學就開始將焦慮癥、抑鬱癥、孤獨癥等統稱為“都市情緒病”,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認識這些病癥再加上不少名人都勇敢地出來告訴大眾自己都曾有這些疾病困擾,最終成功走出來,這樣的名人效應使得民眾開始不再恐懼,而以情緒上的缺失的角度來看待這些心理癥狀,衛生署在這個過程中也做了非常大力的宣傳,讓大家進一步了解,避免恐懼。

    情緒病來源於壓力,而壓力對於社會每一個群體都很“博愛”,無論是老年、青少年、白領一族,每一個階層都有各自的壓力所在,每一個群體都面對不同的問題,但背後的原因卻是幾近相同:香港社會生活節奏快,工作、讀書競爭大、壓力也大,再加上過分嚴格的高要求自己,性格進一步受到壓抑等,當然對於年長者可能因為長期病痛、親人離世等有會有略微不同的刺激因素。

    當這些壓力來襲時,香港社會可以提供到比較多元的服務幫助,比如醫院管理局、社福機構、普通診所都能處理,一般市民有認知困擾時,也會有不同的熱線提供給市民諮詢,包括我們香港心理衞生會都有提供APP,方便大家在網絡上諮詢,也可以通過WhatsApp等社交軟體進行溝通。在香港的18個地區中都設有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一旦居民有需要,可以安排社工及時幫助,提供一站式的服務,尤其是在懷疑自己可能有情緒病傾向時,會由社工安排相關的評估,再確定後再轉介精神科、私人執業的精神醫師或者介入臨床心理輔導。目前在香港,正在推廣一個“綜合心理健康計劃”,在普通的診所中,比如病患是看“糖尿病”,但是在就診過程中表達出對自己、屋企人厭煩、聲望等的情緒時,就可以由接診醫師評估,是否需要轉介到該計劃,通過問卷等方式評估,達到一定分數以後,就可能建議相關科醫生為他看診。在這兩年,社會也出現一個驚喜的變化,過往都是由專業人士協助病人進行轉介,現在有越來越多的市民、家長開始主動要求轉介,這個比例也在持續上升,說明大家主觀上積極了解這些“情緒病”,也開始盡早地發現與治療,香港每年都會有“精神健康月”,在這時,社區、民間機構等就會強化宣傳,邀請市民參加不同形式的活動,也通過電台、網絡宣傳,讓市民可以充分接觸到相關信息,及早地發現與治療。

    香港心理衞生會也加大相關培訓工作,無論是官方還是企業界都積極邀請不同的機構對員工或者市民進行身心健康的講座與培訓,比如過去大家樂集團、港鐵、海關、物業部門都有邀請專業人士前往分享,幫助大家進一步尋找舒緩工作壓力的途徑和方法。



專業引導,引入精神急救

    當然香港心理衛生會也被邀請前來澳門幫助博企、社工機構進行一些講座和專業培訓活動,初初都會以為香港、澳門的情況是一樣的,都面臨到很大的壓力,都可能有嚴重的亞健康與都市情緒病的問題存在,但是當我們進一步接觸澳門市民,尤其是一般市民(不包含長期在賭枱工作的前線博彩人員)的心理健康程度是好過香港的,他們對於生活的要求明確,能夠較為合理的處理壓力,去面對問題,也可能夠在飲食上注重均衡和堅持運動,尤其是8·23天鴿颱風過後,澳門滿目瘡痍,在一個多月再次走上街頭跟大家聊天,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澳門人的樂觀,很多受損嚴重的舖頭都已經重新開始經營,努力迎接新生活,而不是整日埋怨,陷入情緒低潮之中,這一點在澳門整體的社會壓力來看,民眾還是顯得積極樂觀。

    而特殊的博彩行業從業人員就面臨到好大的壓力,一方面是在前線來自於客人的壓力、工作的壓力,另一方面還有家庭親子關係、夫妻關係的壓力,所以博企能夠邀請專業人士來與博彩員工分享交流,期待能夠進一步幫助大家,讓大家學會面對壓力,處理不同狀況,及時解決困擾,當然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後的,需要一個長期堅持的過程,而在接觸這個特殊行業的過程中深感博彩前線人員的不易,未來我們也會持續與博企合作,來推動改善博彩從業人員心理健康狀況。

    當壓力大到一個極限時,可能就會引爆,所以一旦我們發現壓力在“作祟”時就希望能夠借用“精神健康急救法”來介入。“精神健康急救”是澳洲2001年創立的,2004年由香港心理衞生會引入,並簽署合作備忘,現時為唯一機構授權能夠於香港、澳門及中國內地,簽發課程證書、培訓導師及發展精神健康急救課程。


    精神健康急救強調能夠在最早的時間辨識相關心理狀況,及時處理,鼓勵相關人士尋找專業人士協助,避免進一步的社會傷害與自我安全。

    就像生理急救的緊急包扎、處理然後再去專業治療的過程一樣,精神健康急救也有五個重點工作(ALGEE:

A.接觸當事人,評估和協助處理危機(Approach the young person, assess and assistwith any crisis)。

L.非批判性聆聽 Listen non-judgmentally)。

G.給予當事人支持及提供資料(Give support and information )。

E.鼓勵當事人尋求合適的專業援助( Encourage the young  personto get appropriate professional help )。

E.鼓勵尋求其他支援(Encourage other supports)。

    澳門目前已經完成了第三屆精神健康急救導師培訓課程,也有數百位社工參加專業培訓,未來將會有更加廣泛的運用,比如積極關注身邊人的精神健康狀況,當發現病癥、危機時避免出現“自殺”等進一步惡化結果,應該積極引導處理,防止傷害擴大。香港目前已經有超過0.5%的人口接觸過精神健康急救課程,雖然總數不算多,但這個趨勢在增加,也說明越來越多的市民開始關注精神健康問題,這個課程雖然不是把市民直接培養成專業人士,而是要大家扮演急救員的角色,有效地幫助身邊的人。


    如果用不到精神健康急救,當然是最好的狀態,而身心要達到真正健康的狀態,建議殊途同歸,最關鍵在於執行,如何最好才重要。我們要堅持定時運動,哪幾日運動都要有一個清晰的計劃,是選擇跑步、游水、爬山、健身、打球,都要結合自身的身體素質進行一個判斷。再者要堅持均衡的飲食,加大對於蔬菜、水果的攝入量,不能長期只注重肉類的攝入。同時,建議大家要及時處理工作壓力,不要一味迴避,要積極定位自己的工作與生活的界限,避免將之混為一談,最終彼此都失衡。當然在職場之上,仍然要注重同事之間的溝通、人際之間的相處,如何進行正向有效的社交。如何將感恩的心態用在對人對事對物的處理之上,珍惜自己當下的生活,不足之處努力改進,充足之處也要倍加珍惜,多花十分鐘留意身邊美好的小事小物,我們自然能夠扭轉長期侵襲我們的負面情緒:抱怨、不滿等。同時,也要學會休息,讓自己有一個好的睡眠,也有一個好的狀態可以積極循環面對生活,一旦自己面對到無法解決的難題,就要勇於傾訴,無論是親朋好友還是專業人士,紓解、改變有時就在那麼一瞬間。




現代生活,百病由生於“筋”

快節奏、高壓力的現代生活,對於都市人而言,越來越成為不可言喻的痛,越來越多的民眾進入亞健康狀態,身體長期忍受慢性病與現代文明病的侵襲比如鼠標手、營養過剩帶來的“富貴病”以及長期壓力之下導致的“都市情緒病”:焦慮症、抑鬱症、狂躁症等等,當然絕大多數時候,民眾還是以“痛感”來決定自己是否生病了,是否需要看醫生了,無論是身體類疾病還是精神類疾病。


慢性“五勞”,不可忽視

    目前,疼痛被世界衛生組織確定為第五生命體征(其餘四者為呼吸,脈搏,血壓,體溫),“體征”為醫學術語,其實我認為可以理解為體內向外界表達的信號,而疼痛,作為被人們感知的最敏感信號,它源於何處啦?西方解釋為由神經感受疼痛,來源於神經遞質的釋放,其實這還只是結果,並非疾病最原始的原因,而西方用的鎮痛消炎類的藥物都是在這個層面上針對症狀去緩解,我們中國傳統醫學從更長遠的方面上考慮,從很早就已經在尋求病因上探索。疼痛這個定義範圍很廣,我們今天討論的是日常生活中跟我們最密切,也是時下都市中人最普遍發生的“非外傷性”的筋骨疼痛,這個現象並不局限在中老年人,現在越來越多的都市白領、青年都面對這樣到這樣的問題,很多時候是一個慢行、長期的痛苦過程。


    筋骨方面的疼痛,大多是慢性隱蔽性開始的,在不明原因後突發的,有的人就是晨起後發現的,甚至前一天還毫無徵兆,所以就診時,無法自述出原因,這些其實是長久的因果,量變到質變的過程,最後由一件非常不起眼的小動作引發,就是我們俗語常說的“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至於急性的外傷性的疼痛,病因明確,就不在我們今天討論的範圍)。

    因為現代辦公、生活方式中離不開電子設備,白領一族久坐、長期觀看電腦、手機等引發的慢行勞損已經成為日常生活中時常被討論的話題,而說到引發慢性勞損性疼痛的原因,中國自古就有非常精闢的見解,在《黃帝內經》中所說的“五勞所傷”,是這樣的:久視傷血,久臥傷氣,久坐傷肉,久立傷骨,久行傷筋,所以不要以為睡懶覺是一種享受哦,現代社會很多人覺得自己疲勞以後就通過睡懶覺等方式試圖放鬆,尤其是年輕一族,殊不知這樣的“久臥”也會臥岀病來!當然,還有網絡上大家戲稱的“葛優躺”,其實對頸椎、腰椎等的傷害也非常之大,因此,在生活中,過勞、過逸均可致病!

    “五勞所傷”這樣一個傳統的概念,其實對於今人而言,更有實際的意義,細究下來,其實大部分都市中人都在走著“五勞”的惡性循環,有些人是佔據一部分,有些人特別是白領一族幾乎是“五勞”全佔,這不得不令人擔憂,因此“五勞”在此更值得細說開來,讓民眾明白其中究竟。

    其一:久視傷血。因為“肝開竅於目”而“肝受血而能視”,所以久視傷血也間接地傷肝,肝主筋,從而使筋亦受所害。

    其二:久臥傷氣。過度臥床,易使肺缺乏新鮮空氣的調節,肺的機能不強健,而肺主一身之氣,所以人體的“氣”由此受傷,傷氣者,動則喘甚,心悸,也就是西醫上說的心血管和肺功能不好。


    其三:久坐傷肉。長時間久坐,不活動,周身氣血運行緩慢,我們認為的坐是指上下半身的曲屈壓迫的形態,前傷脾胃(胃腸運化不好,即古人之“傷肉”),後傷脊柱(筋亂骨移,督脈不暢,諸病皆來)。

    其四:久立傷骨。立,是注意力集中後,某種肢體姿態保持過久,因為保持一種姿態需要的肌肉始終是某一組肌肉,長期以往,必然造成這組肌肉的過勞,局部可有攣縮牽動骨骼偏移,進而引起新的軟組織問題,故久立會損傷人體骨骼和軟組織的功能。

    其五:久行傷筋:久行,是指超出平時運動強度或者是長時間的大量運動,能使穩定四肢大關節的筋過度疲倦,使四肢大關節(膝蓋,肩部)的相對位置失穩,從而影響骨盆和脊柱的穩定性(而膝為筋之府,所以說久行傷筋)。

    對大部分整天對著手機和電腦的現代人來說,可能最應該注意的就是“久視”,“久臥”和“久坐”。當然,對於勤勞的工作者,精細職業者,狂熱的運動愛好者來說,“久立”和“久行”才是他們的致病原因。而無論哪種病因,最終都落到一個致病媒介“筋”上,而這個“筋”病是因為保持動或者靜的狀態太久,沒有恰當轉換造成的,所以古人說得好:“動中求靜,靜中求動,方位養生之道”。


為何有“痛”,原來是“筋”

    因此,對於現代都市人最關心的“疼痛”問題,最後回到了“筋”這一致病媒介上,細看其致病原理,首先就必須回歸中醫的主體思想,即陰陽的動態平衡,那麼陰陽是一種功能的平衡,其必須依附於實在的結構的平衡,在人體,內在臟腑依靠各種肌肉和韌帶,包膜等軟性結締組織懸掛在脊柱這個大樑上面,脊柱等相關骨骼的相對位置,逐漸地會影響臟腑的功能,這就如同房屋一樣,主體鋼結構決定了建築物的所有安全基礎,主體結構的細微變化,必然會影響房屋內部的各種細節穩定性,而這些細節穩定性的變動,就是我們日常所面對的各種功能性疾病。而人類與房屋不一樣的是,房屋不用每天運動變化,人類卻要不斷變化姿勢地生活,那麼骨架的動態平衡就取決與最重要的軟組織——“筋”,“筋主束骨而利機關”,在《靈樞·經脈》篇提到“骨為幹,筋為剛,肉為牆。”骨骼是人體的一個框架,肉是人體的週邊結構,筋才是維持外在平衡的關鍵。故人體外在的動態平衡主要在筋。筋的特性是柔韌並維持骨架的正常位置,只有筋保持正常的柔韌性和正確的結構位置,骨架就不會出現偏歪。

    人類的起步是站立和行走,所以進化中,脊柱形成的三個彎曲其實是對站立有幫助的,而現代人主要行為逐漸往“坐”趨勢,所以,不可避免地產生諸多筋骨的結構性紊亂,從而引發疼痛反應,其中頸椎和腰椎的不適感最為多見,當頸椎和腰椎沒有及時的解決好,接著就是可能有四肢不適的問題。

求醫問藥,中西結合

    當出現不適症狀時,很多人才會想到求醫,而有些病人看醫生後,服止痛藥、打止痛針,病情只得到暫時舒緩,CT、核磁共振檢查又看不出有明顯異常情況,尚未達到手術要求,便會去看物理治療。物理治療中的針灸按摩,熱敷、紅外線等等可能令病人暫時覺得好轉,不久又會疼痛。或者試過各種民間偏方內服外敷,皆不湊效。所以很多患者和現代的東西方醫生都很苦惱,為什麼這類慢性疼痛不適,通常很難治療有效啦?

    而在大量的觀察案例的總結與理論分析下,我認為不外乎三點:第一,思路;第二,方法;第三,工具。

    首先是思路,思路決定方向,不加思索地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或由患者自述的症狀去定病位,或由傳統中醫內科的臟腑經絡理論,或由西醫大體解剖和局部炎症理論,以上通常會造成南轅北轍,不得其解,因為沒有考慮到力學平衡和骨骼結構中的主次關係。舉例而言,我們經常會遇到有上班族針對手指的腱鞘炎疼痛求診,事實上,其病因常不在手指,而在肘部和肩部乃至於後背的筋的扭轉,所以我們曾經實驗不處理手指局部,選擇直接處理源頭,療效遠比處理局部要好。再有日常中常見的頸椎病,幾乎成為辦公室一族的典型職業病,而大部分頸椎病的起因是因為坐姿彎曲,上肢要在身體前方活動,最受影響的其實是胸椎和肩胛,因此不治療胸椎和肩胛,頸椎病的根治遙遙無期,經常反復。再看,同樣是常見病的腰椎病,其大部分起因並不是腰椎本身,而是骶骨和骨盆的相對影響,還有足底和膝蓋的關節紊亂。因此針對腰椎來治療腰椎疼痛,往往很難奏效。


    其次為方法。因為大部分這類疼痛,並不能在目前存在的檢查中顯示出來:如CT、核磁共振,檢查出來的都是一些器質性的結果,並不能顯示這些器質性結果的原因。所以,檢查處理的方法是一個細心感受的過程,要多做雙側對比,多做上下對比,而我們在臨床研究理筋的過程中發現,我們理的筋其實經常是一些病態攣縮的位置,而且這些筋結點在手的深層的觸摸下,有異常硬和產生不一樣的痛感,而我臨床發現筋結點是沿身體縱軸線分佈,有的和筋經穴位的走線分佈,而有的並未按筋經的走線分佈。所以,手部觸診和患者同步的感知,是一個最接近個體化差異治療,最客觀實際的方法。

    再者,工具。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作為醫者,我們從不主張崇拜某一樣工具,因為其實每種工具能開的鎖不一樣,這個世界畢竟沒有萬能鑰匙。而在現代生活中,尤其是對於飽受病痛困擾的上班族、中老年人也越來越多的接受中西結合的工具治療,其中中醫類工具包括:

1.傳統針具,作為刺入性的工具,極為需要手感技巧和病位判斷,同時根據位置和病情選取粗細,長短,材質,結構,所以古九針皆有各自作用(毫針、梅花針、三棱針、鈹針、鋒勾針、鍉針、鑱針、圓利針、火針),對內科病和經絡病有奇效,善於調整平衡。

   2.現代微創針具,(針刀,射頻,內熱針,銀質針,埋線,),對局部頑固的粘連組織病變有強行突破的作用,是治療的急前鋒,善於攻堅。

   3.手法正骨和牽引器具,巧妙的傳統正骨方法結合西方的整脊技術,特別有利於調整大結構的紊亂,是立竿見影的工具和方法。

   4.獨特自製的中藥艾條薰蒸和中藥外敷,是間隔期緩和治療的最重要配合方案。

   5.對症使用內服中藥和外洗類的中藥,對防止復發和鞏固預後非常關鍵。

    而西方理療工具也在日新月異的科技推動下,不斷推陳出新,尤其是此類工具在找出病因病位後,起著很多快捷和不可替代的作用,並且無創傷,操作培訓容易標準化,它包括:

   1.比如各種類型超聲波,衝擊波可以讓局部病變軟組織瞬間放鬆。

   2.脊柱調整床可以讓脊柱整體    相對運動,小關節自我調整歸位。

   3.磁場治療儀可以讓神經功能系統迅速恢復穩定,促進細胞電離子的平衡,鎮定睡眠精神狀態。

   4.深層光熱療儀可以在不用藥物的情況下,讓深層軟組織的無菌性炎症消退,迅速再生新鮮組織。

    5、各種頻率的生物電療儀,分別應對淺中深層的肌肉,讓各種難處理縫隙內的問題肌肉自發收縮,從而做到各種肌肉無死角治療。

    當然,患者和醫生在疾病面前都是弱者,就如同人類面對大自然一樣,迄今為止,每個醫者,不可能對某一種疾病有完全百分百的治癒率,所以,耐心和重視與患者間的溝通,對疾病這個客觀的現實虔誠地對待,細心的觀察摸索,面對挫折不屈不撓,面對失敗勇敢承認,才能不斷總結出更加有效的經驗方法。同時,指導患者進行有效的運動配合,改變不良的日常生活姿態,才能從根本上保證遠期效果和減少復發。在醫者看來,更重要的其實是防病養生更勝於治病,在壓力劇增的職場生活、現代社會中,我們看到現代人健康不斷被侵蝕的危機、加班熬夜、長期過勞加上因工作、生活帶來的心理壓力等沉重地壓在其身上,因此保持一個規律的生活作息、膳食平衡、積極運動與形成良好的習慣,尤其是針對職業病的預防習慣,才能夠讓大家在努力工作之餘,享受一個陰陽平衡的身心健康狀態。



世衛標準,澳門合格與否?

 

現代人隨著物質生活條件的提升,越來越關注生活的品質,對於“健康生活”的追求也不斷增強,而在專業的角度來看,大眾所追求的健康生活主要涵蓋了三個部分:飲食、運動、生活態度。


良善習慣形成,看到的進步

    首先,針對飲食方面,考量其健康與否主要集中觀察被調查人士或者一般市民有否奉行低脂、低糖、低鹽、高纖維的膳食原則?同時,是否少肉多菜、三餐有否定時定量、外出飲食習慣、有否多選取新鮮非加工食品也成為重要的觀測點。因為現代生活的快節奏,很多民眾尤其是上班一族由於外食等原因,大多難以符合這樣的“三低一高”原則。

    其次,面對運動環節,是考量基本每星期5天,每次30分鐘中等強度運動(心跳加快、呼吸急速、流汗)是否可以做到?大多數上班族因為工作等關係,往往無法能夠組織集中地時間進行運動,同時因為長期的疲倦狀態,從而對於運動更加興趣缺乏,這是不得不重視的問題。


    最後,即是生活態度方面,觀察其能否長期保持作息定時,每日能夠保持6-8小時的睡眠時間,能否積極舒緩壓力,以防止進一步蔓延影響自己的工作與生活?長期高壓力的生活、工作、學習環境使得不少民眾都無法擁有健康的生活態度來平衡彼此間的關係,從而造成潛在的惡性循環風險。

    因此,判斷一個群體、一般大眾、乃至個體市民都可以結合上述三個面向的標準來觀察,尤其是在壓力劇增的都市之中,其有更明顯的適用意義。

    因此,對於澳門社會而言,我們自然以上述標準來檢驗澳門市民,觀察一般居民的身心健康狀況。根據2016年某小型調查資料顯示,超過一半的澳門成年人在嘗試履行不同的健康飲食習慣,包括低鹽、低糖飲食、少吃加工食物、不健康的零食和紅肉;少用含飽和脂肪的食油煮食、每餐少吃一點及減少飲用含酒精和咖啡因的飲料,這種趨勢一直存在於居民之間,並且有持續增強的趨勢,從數據對比上來看,澳門居民一般較香港民眾更重視健康飲食習慣,他們目標亦較為精準。故此,香港成年人約40%屬於過重或肥胖的範圍,但同樣的標準,澳門成年人只有28%在此之列,澳門的狀況相對於香港而言確實較為輕微。

    一個健康習慣追求的背後也折射出了澳門市民現下的最主要健康憂慮分別為心臟病、癌症和中風。此外,精神健康問題例如腦退化症、憂鬱症和焦慮症亦備受澳門受訪者關注。這也凸顯出民眾在關注生理疾病的同時越來越關注精神方面的健康狀況,民眾對於政府普及心理健康的相關行為還是慢慢接受與認可的。


    當然,結合前述標準,雖然澳門市民正在努力形成一些良好習慣,但在飲食與營養上是否會出現其他地區面對到的“營養不良”與“營養過剩”的問題也值得觀察。其實,“營養不良”在21世紀發達國家基本上出現的機會相當低,其基本定義即指某些主要營養素攝取不足,如碳水化合物、蛋白質、脂肪等。但於第三世界國家還有不少人口因天災、戰爭、糧食短缺等問題而出現營養不良,尤其以蛋白質、鐵、鈣、維生素A較為嚴重。

    而“營養過剩”則較常見出現於發達國家,過往營養學歷史中亦曾經歷了營養轉移(Nutrition Transition),由原先的營養缺乏演變成今時今日的營養過剩問題。營養過剩亦會增加肥胖、心臟病、中風、糖尿病、癌症等慢性疾病風險。

    於澳門,可能少部份人會出現某些營養素缺乏,如維生素與礦物質,但並不常見。反觀,澳門居民應更關注營養過剩問題,因不少慢性病均與營養過剩都有較為直接的關係。


亞健康無處不在,

危機何以化解

    民眾在關心自身健康的同時,亦經常聽到“亞健康”這一專業詞彙,事實上在現代都市,不少民眾都處於亞健康狀況,亦或者存在身心健康不合標準的狀況。早前,世界衛生組織WHO估算全球亞健康人口的比例已達75%。於香港,高達97%港人處於亞健康狀態,而澳門科技大學曾對澳門的博彩從業人員亞健康狀態做過調查,顯示超過80%的人處於亞健康狀態。無論是港人的亞健康指數亦或者澳門支柱產業:博彩業從業人員的狀況都令人震驚,為何亞健康幾乎包圍了絕大多數的都市中人,這背後的主要原因與工作時間日夜顛倒、三餐不定時、以及工作環境壓力大、空氣質素較差有關。

    於臨床症狀方面,可分為生理和心理症狀。生理不適包括眼睛疲勞、腰痠背痛、消化不良、怕冷、容易傷風感冒喉嚨痛、經常疲倦、容易氣促。

    而心理不適主要包括失眠、胸口翳悶、頭暈頭痛、記憶力變差、情緒低落、煩躁不安及難以集中精神。相信不少民眾均有受以上症狀困擾,這些便是亞健康症狀。澳門若按照現行亞健康標準來推算整體社會狀況,相信亞健康人口不及鄰近地區如香港,畢竟壓力指數各方面均比不上香港,加上健康飲食意識比港人高,因此整體狀況應該好過香港等高危地區。

    同時,从專業的角度來看,澳門不同年齡層與不同職業的人面對的身心狀況自然是有差異的。首先,年齡不同必定存在差異,例如年輕時或求學時期壓力指數相比成年人低,但這並不代表沒有任何壓力,主要是壓力源不同而已。

    對於職場奮鬥人士而言,為要養妻活兒,讓家人生活質素提升,往往給予自己的無形壓力較大,有時候期望越高、或能力越高,對自己的要求亦較高,當不能達到預期效果,挫敗感越大,直接影響成年人的情緒健康。我個人認為,無法恆常運動只是一個藉口,一般上班族均認為上班前運動,工作時能力會減退。相反,下班後運動,根本沒有精力。其實,運動能提升個人能量指數,反而會令工作表現在職場上更加專注、思考更敏捷、做事更有效率,因此對於職場人士而言,應該嘗試給予自己兩星期的習慣期,培養定時運動的好習慣!當然由於工作等原因,職業白領出外飲食是必然,但其自身亦可偏向“較好”的選擇,即是於外出飲食期間,往往是“沒有最好,只有較好”,堅持少油、少糖、清淡一點、嘗試叫多一些蔬菜,當然這也是我自身的生活習慣準則。如果有條件的話,也鼓勵大家於辦公室工作期間或小休期間進食水果,亦可以做到“生活一小步、健康一大步”。

    當然,食物能幫助我們膳食平衡的同時,也與情緒有著密切關係,尤其是針對當下日益嚴重的“都市情緒病”問題,目前常見的情緒病包括憂鬱症、焦慮症、驚恐症、躁鬱症等。要擊退這些情緒問題,認知行為治療(Cognitive Behavior Therapy -CBT)會是成效最高的治療方法。藥物治療當然重要,但部份患者會有復發機會。故此,學會積極處理負面情緒是相當重要的一環。畢竟,飲食只可作為輔助之用,建議多進食富含奧米加3脂肪酸的食物如深海魚、豆腐、亞麻籽、奇亞籽、合桃、芥花籽油等,亦必須確保膳食中有足夠的維生素與礦物質。葉酸對改善憂鬱症可能有幫助,多建議攝取綠葉菜、全穀物、大豆、碗豆等食品。最後,多接觸陽光和恆常運動能協助腦部合成血清素(Serotonin),令人情緒穩定、開心。也只有飲食、運動結合自我心態的調整,才能盡快地防止情緒病對於個人健康生活的影響。

    因此面對到壓力頻增的現代生活,我們要努力追求屬於自己的健康生活,不要制定難以達成的目標,適當學會擁有自己的嗜好,尋找屬於自己最佳的健康減壓方法,同時維持樂觀正面的人生觀、放下執著,配合均衡飲食與恆常運動,如果能在這吸血維持健康身心狀態的重要環節持之以恆,一個身心康健的生活一定會隨之形成。



免责申明:部分文章与素材来源互联网,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留言告之,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请长按下面二维码图片,弹出菜单后,再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关注!


相关新闻

最后更新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