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澳门旅游 >

【澳門風雲】明年預算開支首度破千億 議員憂剛性需求易增難減

来源:澳门赌场网址 时间:2017-11-21

    政府昨向立法會引介明年度財政預算案,議員紛紛關注政府的預算於明年度首次突破千億元大關,議員尤其關注部門運作的預算開支增幅逾一成,亦質疑不少部門人員持續增加,有違「精兵簡政」的政策。經濟財政司長梁維特表示,部門運作開支增加主要因包括公務員加薪、人員年資增加令薪金福利調升,以及部門人員增加所致,他承諾細則性審議法案期間,會邀請各部門代表向立法會解釋。預算案經表決後獲一般性通過。

  梁維特昨向立法會引介明年度財政預算案,指出明年的開支預算總額為1096億澳門元,較2017年最初預算的957.2億增加14.5%。多名發言的議員均關注政府預算開支首次突破千億元,議員李靜儀質疑,政府渡過2016年緊縮開支後,明年預算升幅突然變得龐大,不少項目的預算有需要詳細交代。她又要求政府解釋為何扣除公務員加薪後,部門開支仍有9.5%增幅,有關加幅絕不是輕微增幅,特別是教青局,人員數目已經不少,仍不停增聘人手。

  議員區錦新指出:2005年前特區政府預算開支一直維持200億元以下,明年首次突破千億,他反問漲幅如此龐大是否正常,立法會卻完全無法過問,政府是否故意做大預算?他又問及部門營建開支大幅增加11.8%,是否部門膨脹?

  因應發展新形勢部門要增聘人手

  議員何潤生亦指出:政府預算開支首次突破千億元,雖然收入仍然比支出多,但明年政府增聘達2000多人,意味着未來多年人員開支的剛性需求只會增加不會減少,除了保安範疇外,文化局明年增聘人手過百、衛生局更達400多,他認為要將「精兵簡政」做到實處,不能讓各部門自己去報預算。

  議員葉兆佳坦言,明年度21個部門增聘人員的比例相對較多,有部門人手增幅達兩成,問及政府人員編制究竟如何訂定,如何決定人員是否足夠,憂慮政府人員持續增加,今後很難壓縮開支。

  梁維特回應表示,部門運作開支增加,主要有3個原因,包括公務員薪金調升,人員年資增加令各項薪金福利調升,以及部門的人員增加。他解釋,因應2015年經濟開始下滑,政府實施連串緊縮開支,令各部門預算不能增加,當年各部門的人員數量和預算都有嚴格控制,但隨着澳門獲80平方里公海域管理權,海關有需要增加人手,同時因應社會新發展形勢,不少部門亦要增聘人手,他承諾細則性審議法案期間,願意邀請各部門向立法會小組會解釋為何要增加人手,以至增加人手的合理性,如何計算所需人手的問題。

  放風後基金經理積極投資回報增

  另外,亦有不少議員關注政府財政儲備達5000億元,政府如何運用龐大的財儲有效提高投資回報。

  梁維特指出:2015年政府投資收益25億元,投資回報率僅0.7%,2016年為33億,回報率僅0.8%。

  他明言對有關回報不滿,已向金管局提出新要求,特別是制度建設方面,包括財政儲備投資委員會開會加密至每兩個月一次,並將現時交由基金經理管理的投資資金比例提高至兩成,相信年底可落實;並希望今年聘請國際公司檢視現時基金經理所作投資是否符合國際標準的回報率,如未能達到便不再聘用。

  梁維特形容有關訊息放出後,基金經理很積極,今年1至9月回報為155億元,年回報率4.5%,是2016年的4.7倍,2015年的6.4倍,但指出今年市場相對較順才有這樣的成績。

  對於議員李靜儀和蘇嘉豪關注會否設立現金分享長效機制時,梁維特說,政府希望確保有盈餘才能有現金分享計劃,至於長效機制建設,特區設有財政儲備制度,當中分基本財政儲備和超額財政儲備,同時考慮到未來做好有關投資發展基金的法案,交到立法會審批。

  經一般性表決,《2018年財政年度預算案》法案獲31名出席議員全數投贊成票通過,稍後將交小組會細則性審議。

今明兩日,立法會召開2018年施政報告行政法務領域施政辯論會,相信定必有一番「火花」,概因「天鴿」風災帶出的公共行政問題,可以說,會為特區18年來行政法務範疇施政引爆議員和官員針鋒相對議論;何況,每年施政方針辯論,議事殿堂上對行政法務領域的監督和鞭策不可謂少,不可謂高高舉起輕輕放下,但是,在特區政府五大施政範疇,行政法務始終是短板,社會和代議士也大有「恨鐵不成鋼」之嘆。

  回看去年該範疇的施政辯論,議員關注的分別有電子政務便民簡政、精兵簡政行政成本、官員問責績效評核、統籌立法政策諮詢、法律滯後公僕職程等,可見,這些莫不關乎特區政府,以至整體特區有效運行軟件,是澳門特區走向善治,是公共行政以民為本、服務型政府、科學決策、依法施政的根本。多年來,公共行政改革說了一遍又一遍,只是,社會感受到的,依然是「官本位」為主蓋過以民為本,是部門、官員對法律的自我理解詮釋壓過「依法施政」,是有權無責繞過問責和績效評核,社會每每提出指摘、申訴,莫不凸顯公共行政的弊端,然而,不管是社會控訴、議員質詢,以至審計署、廉署陸續出台的報告,都如「石沉大海」,官員倘若在其位而「好官我自為之」,那麼,行政改革又如何落實,令社會認同政府施政以民為本、依法施政?

  所以有這份慨嘆,不獨因第四屆特區政府任期過半,行政長官崔世安競選連任時提出的善治,至今僅推出「重組政府架構」的步伐,而「以人為本」、優化公共服務和提升施政效能、深化行政改革、優化人員管理落實官員問責,至今與社會期許的進度顯然有着巨大落差,又怎教社會不着急,到底善治這個目標,能否在今屆政府餘下的兩年時間,給予居民看到做出成績,為公共行政構建起「權責相當」行政文化基石?

  日前,議員李靜儀帶同市民到政府總部遞信,指房屋局對新一期社屋申請設定僅本年10月份1個月的收入作衡量申請人入息的水平,有別於過去計算6個月或12個月的平均數,導致有申請人於10月因有多天「三工」收入致總收入超標,望社屋申請大門而興嘆!事件儘管看似平常簡單,惟是,從公共行政服務和決策角度看,便凸顯部門、官員施政的隨意性,任意設定門檻,有違公正、公平,更與依法施政有落差。房屋局並未解釋何以一改過去平均6個月或12個月總收入作「月入指標」,何況,10月份有多天「三工」假期,基層市民胼手胝足多工作數天卻因而「多了」收入超出申請社屋限定,那麼,官員如何設定10月份作計算,而非其他月份?是為着「方便」部門和人員工作?

  光以房屋局為例,部門所引發的施政問題,還有經屋延期做契引發的多宗解除預約買賣合同事件,莫不關乎官員隨意執法,沒有顧及以民為本。為此,廉署便在調查後認為,經屋法未強制規定申請人的配偶必須成為家團組成部分;至於一些等待經屋做契十年八載而未得,卻因家團成員結婚或繼承問題而擁有物業個案,當局如何「在地」以民為本施政,至今還是社會翹首以盼的疑慮。

  先微知著,社會披露的行政問題,長時間未能有效紓解;議員、社會揭露的公共行政弊端,當局放任不管,去年颱風「妮妲」引發的氣象局管理、氣象預報問題,在當局「不當一回事」下,終於在今次「天鴿」來個總「爆發」,足見,不扭轉官本位思維,秉持以服務對象、公眾利益為依歸,特區政府部門、官員依然「隨意性」施政、自訂「規則」、自行詮釋法律,服務型政府、善治便總聞樓梯響,不見有人來。而每年立法會施政方針辯論行政法務領域施政,除了兩天在議會「炮聲

相关新闻

最后更新

热门新闻